uled方案网
uled方案网介绍新商盟绑定登录教程.
当前位置:主页 > 新商盟库 > 历史香烟 > 正文

电子烟销售点普遍提供试吸服务 吸烟者感受不到监管存在产品图片价格介绍

01-15 历史香烟

  今天是第34个“世界无烟日”,主题为“承诺戒烟,共享无烟环境”。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电子烟问题。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北京市控烟协会了解到,根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至5月,“无烟北京”平台收到的电子烟相关投诉件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倍以上。“世界无烟日”前夕,北青报记者走访了写字楼、商场、餐厅、地铁、火车站等本市30余处公共场所后发现,不仅电子烟销售点遍布各大型商圈,而且大部分店铺可以提供试吸服务,成为控烟投诉“重灾区”之一。在各类公共场所,吸食电子烟现象也十分普遍。不过,目前电子烟并未明确纳入《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的管控范围,相关场所的管理尺度参差不齐:有部分公共场所明确可以吸电子烟,也有场所明确不允许吸,会主动劝阻但劝说效果有限,也有的场所态度暧昧,对于能不能吸电子烟并无明确说法,吸烟者也感受不到监管的存在。

  北青报记者走访发现,不少综合性商场成为电子烟销售点的“聚集地”,比如,在通州万达广场就至少分布着3家电子烟销售点,朝阳大悦城仅地下一层就有4家电子烟销售点同时营业,搜秀城五层则有5家电子烟销售点。而这些销售点,往往因为顾客的试烟行为引发市民投诉。

  为招揽顾客,这些销售点打出各式各样的广告和优惠信息,“危害小”成为通用卖点。“我们的电子烟对人体的危害比普通香烟小,口感还好,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喜欢买。”通州万达广场一家电子烟销售点的工作人员看到北青报记者走进店铺,便开始推销。

  据了解,电子烟主要由烟油、加热系统、电源和过滤嘴组成,通过加热油舱中的烟油,将尼古丁等变成蒸汽或雾化后产生具有特定气味的气溶胶,供人吸食。北青报记者发现,市面上的电子烟产品可谓五花八门。

  在通州万达广场的这家店铺柜台上,就摆着五颜六色的电子烟烟杆,销售人员介绍,这些烟杆已历经五代,每代都有不同特点,有的可以显示电量,还有的可以连接手机蓝牙,显示吸烟频率。柜台上还摆着标明尼古丁比例的各种口味烟弹,“红牛口味的这款烟弹含有3%尼古丁,吸阻强一点,还有薄荷味、茉莉花味、葡萄味、西瓜味,您喜欢吸阻强的还是喜欢味道柔和一点的?可以随便挑。”销售人员还为首次尝试电子烟的顾客推荐适合的产品。市面上,电子烟烟弹的尼古丁含量各不相同,价格从三十余元至数百元、上千元不等。

  北青报记者发现,提供现场试吸服务成为电子烟销售点的“潜规则”。记者走访了位于国瑞城、搜秀城、朝阳大悦城、通州万达广场、丰联广场等处的13个电子烟销售点,除了国瑞城一处电子烟销售点明确不允许现场试吸外,其余12个销售点都可现场试吸。

  因有人投诉试吸行为,有的商场明确不允许试吸,但仍有销售点依然偷偷提供试吸服务。5月28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跟随执法人员前往崇文门商圈开展日常控烟巡查,其中一家电子烟销售点在执法人员前来检查时明确表示不可以试吸电子烟。但第二天,北青报记者以购买者的身份再次来到该销售点,工作人员表示:“昨天执法人员来检查过,商场下了通知,要求不允许试吸。”但是,她却从柜台下方的盒子里迅速用镊子夹出一个白色的一次性试吸罩,并递给了记者。

  也有的商户与执法人员“打游击”。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部分电子烟品牌方曾签署承诺书,承诺不提供试吸服务,但自我约束效果十分有限。5月28日,北青报记者跟随执法人员来到搜秀城5层的一家电子烟店铺,当执法人员问店铺销售人员能否现场试吸时,该销售人员表示可以。不过根据该店铺出示的一张于2021年3月29日签署的“未成年人守护承诺书”,除了承诺不向未成年人售卖电子烟外,该店铺还承诺“严格遵守当地控烟要求,在已明确禁烟(含电子烟)的经营场所内,不提供试吸服务”。执法人员对销售人员进行了劝导,要求今后不再提供试吸服务。然而,当北青报记者第二天以购买者的身份再次前往该柜台,该店铺销售人员仍然表示可以试吸,承诺书形同虚设。

  一家电子烟销售点工作人员从销售方的角度,说出了现场试吸问题的约束难点和尴尬之处,“不同于传统的烤烟,电子烟是新东西,口味种类很多,顾客不了解,买之前肯定想尝尝”。尽管相关执法部门传达了不让现场试吸的要求,但执行起来全靠商户自觉。

  目前,电子烟并未明确纳入《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的管控范围。北青报记者走访多处写字楼、商场、车站、地铁等公共场所发现,对于能否吸电子烟没有统一的要求,有的场所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可以吸,不在监管范围内。北京站候车室旁边的一处洗手间内,公放着禁止抽烟的提示语,一名保洁人员介绍,在这里抽传统的卷烟肯定是不允许的,控烟条例有明确规定,但是对于电子烟,“可以吸”。候车厅旁边一家快餐店的工作人员也介绍,如果在店里抽卷烟,烟感报警器会自动报警,但是在店内抽电子烟没事,是可以的。通州万达广场一处洗手间内,保洁人员也给出了同样的答复。

  丰联广场写字楼内的一名保洁人员介绍,“在厕所里抽烟的话容易从外面闻到烟味,会有人管,但电子烟产生的烟小,应该没事,也有人在厕所抽电子烟”。北青报记者在朝阳大悦城一家烤鱼餐厅中询问服务员是否可以吸电子烟,这位服务员直接告诉记者“可以”。此外,多个地铁站内的保洁人员也表示,可以在厕所里抽电子烟。

  还有一些公共场所对电子烟吸食者采取无视和默许的态度。5月28日下午4点左右,中关村e世界一层底商的一家咖啡厅内,一位顾客一边和其他人聊天,一边吸着电子烟。北青报记者观察了近15分钟,店里的工作人员从这位男士的身边来回走过5次,但均无视其吸电子烟行为。

  北青报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不少公共场所的经营者或工作人员对于电子烟的态度很明确,不允许吸食,也会不同程度地劝阻吸食电子烟行为,但他们的意图往往无法彻底贯彻,吸烟者也能“钻空子”,使相关方自发的约束行为显得有些无力。

  在部分场所,有工作人员表示,只要看到吸电子烟行为就会主动上前劝阻,但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这种劝阻通常是“雷声大、雨点小”。5月29日下午,北青报记者在北京站的一家麦当劳店内看到,一名男子坐在座位上用餐,面前就放着一支电子烟,在记者观察的半小时内,他时不时拿起来吸食一口,其间并没有工作人员劝阻。当记者询问餐厅前台的一名服务员店内能否吸食电子烟时,该服务员明确表示:“不可以吸,可能我们刚才没注意到,看到的话就会制止。”另外,在车公庄西地铁站,一位保洁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厕所里、甚至连站台上都有吸电子烟的,他们看见了会劝,但不好管。在搜秀城的一家KTV内,一位服务员也给出了类似的回答。

  不过,还有的场所态度相对暧昧。比如,朝阳区世贸天阶一家烤肉店的服务员表示,会有顾客在店内吸电子烟,如果客人少,他们不会管,但是如果有客人举报,他们就会去劝,“不会强行阻止,但如果是传统卷烟的话,不管顾客高不高兴我们都会阻止”。通州区一家烧烤餐厅的服务员告诉北青报记者,该餐厅经常会遇到吸电子烟的顾客,但一般能做到的仅是劝阻,或者请他们将座位换到人少或无人区域就餐,“别的我们也做不了什么了”。北青报记者发现,对于这些有意图去阻止的单位或场所来说,缺的就是一个让他们理直气壮劝阻吸食电子烟行为的依据。

  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