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爆珠  细支  细支烟  万宝路  烟草  黑魔鬼香烟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经验网 > �我的阅读经历》|格·熊健:为不同的目的以不同

�我的阅读经历》|格·熊健:为不同的目的以不同

作者:a123456时间:2021-03-13 18:53 次浏览

上海志大书店“岳跃论坛”邀请浙江大学马一浮学院特聘教授杰夫主持“我的阅读体验”系列讲座。杰夫说:“我会不时邀请我尊敬的老师和朋友去书店,或者回忆他们的阅读经历,或者谈论他们买书的故事,或者谈论他们的阅读经历,或者向年轻朋友推荐一些好书。”该报经岳跃图书公司授权出版讲座草稿和视频。

第八讲特邀复旦大学资深教授、中央文史研究总院图书馆馆员葛。葛熊健写了《西汉人口地理》 《中国人口发展史》 《统一与分裂:中国历史的启示》 《黄河与中华文明》 《悠悠长水:谭其骧传》 《葛剑雄文集》等。部分作品被编为多卷本《申报》。

得知要讲自己的读书经历后,决定分三部分讲。第一部分,谈谈我自己的阅读经历;第二部分,谈谈自己的阅读体会;第三部分,关于阅读在生活中的作用,谈谈我的看法。

我今年七十六岁了,我回忆我第一次看到有文字的材料,就产生了兴趣,在我上小学之前,四岁到五岁之间。我把自己的阅读经历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无意识阅读;第二阶段,更自觉地学习;第三阶段,随意阅读。

我出生在浙江省吴兴县(今湖州市)南浔镇,这是远近最富裕的地方。富商按财力有“四象八牛七十二鸭”的排名。但在我们家,别说“大象”,跟“狗”没关系。我父亲,原籍绍兴,来南浔当学徒,然后留下来生我们家。我们是外来的,是底层的。在这样一个富裕的城镇,我们家几乎没有书。

总觉得读书和人的天性有关。在我五岁之前,我开始对有文字的纸感兴趣。有文字的纸是从哪里来的?窗户和墙壁上的一些地方磨损了,所以会在上面贴报纸,这就是所谓的“申报纸”。为什么叫“申报单”?因为《申报》在旧社会影响很大,报纸都是用来糊的,糊的,包的。后来,人们把报纸称为“申报纸”。小时候,我对阅读这些报纸非常感兴趣。那时候我不识字。我只是觉得上面的东西很有趣。

后来姐姐上小学,我就嚷嚷着要去,所以我就提前上了小学。我们小学在历史上很有名,就是《明史纪略》的作者庄廷熙研究历史的地方。原来是一座寺庙(叫圆通寺),门槛很高,只能在别人的帮助下穿越。当我姐姐带来课本时,我会把它翻过来一起读。不管我读得对不对,我都是那样读的。我真的上学了以后,大概是因为记性还不错,别人把背书当考试,我却背的很开心。

等到比我大两岁的妹妹上初中的时候,当时的初中课本已经把文学和语文分开了。文学书上有很多古诗,我就带过来。所以在我上初中之前,我把初中课本上的古诗词都背下来了。当然我也不是很懂意思,也没有考虑是为了什么,只觉得好玩。这是一种无意识的阅读。现在我经常劝父母不要强迫孩子学这个学那个。如果他们觉得有意思,就让他们随便转一转,可能会激发他们的潜能。

我当时虽然有这样的兴趣,但可惜身边没有识字的人,父母只有小学学历。家里受教育最多的人是我叔叔。他先考了平湖师范,然后去了浙大读了两年,但是学的是数学。所以我自己看书,喜欢什么书就看什么书。记得小时候看过一本书《中国历史故事》,是第一次接触历史。书里的内容我还记得很清楚。后来翻了《丁丁游历北京城》,也不知道在哪找到的。是关于主人公从上海坐火车到北京的经历和感受的系列书籍。我还记得很多内容。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搬到了上海,有了更多的学习机会。我家附近有新华书店,我就去新华书店翻书。初中有学生证的时候,可以拿着学生证去上海图书馆看书。我家住在闸北老北站后面,后来搬到共和新路铁路那边。当时舍不得花钱坐车,走了大概40分钟就到了老上海图书馆,现在是人民公园旁边美术馆的位置。那时候读书没有目的,就是看什么好玩的。

有一天看到冯梦龙的《三言》提到王波写的《滕王阁序》,很有意思,就问哪里可以找到《滕王阁序》。听说是《古文观止》上的,借了《古文观止》看。看完觉得文章写的真的很好,虽然不知道在哪里。尤其是当我读到“夕阳和寂寞的齐飞,秋水同色”,我觉得很好,所以我试着把它写下来。如果记不住,就先抄下来,后来居然背了《滕王阁序》。有了这个兴趣,我渐渐对中国古典文学相关的一切都产生了兴趣,读了更多相关的书。

有一次,老师带着大队的一批干部去一条新建的闵行街上参观工厂。我不是干部,但是我在负责出版黑板报的时候被聘为宣传干事,所以就跟着老师带着大队的干部。中午在那里吃饭的时候,语文老师看到我在看书,问是什么书。我一看,是《楚辞》,问:“你能看懂吗?”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经验网
XML地图友情链接:火锅底料苗苗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