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爆珠  细支  细支烟  万宝路  烟草  黑魔鬼香烟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经验网 > 全景战争史诗剧《跨过鸭绿江》的首席编剧于飞

全景战争史诗剧《跨过鸭绿江》的首席编剧于飞

作者:a123456时间:2021-02-22 17:43 次浏览

全景战争史诗剧《跨过鸭绿江》播出,总编剧于飞谈创作心得,练内功。反正他会跳舞

谁也没想到,刚刚在央视首播的电视剧《跨过鸭绿江》,以黑马的姿态屡屡破收视率,创下了近两年央视综合频道夜间收视率最高的纪录。豆瓣全剧评分8.7,知乎评分高达9.0,被誉为“2021年第一爆剧”。

近日,电视剧《跨过鸭绿江》的主编于飞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讲述了这部剧的创作经历。

当接受《跨过鸭绿江》的创作任务时,于飞正在完成《巡回检察组》的书。第一次接手这么大的课题,于飞说兴奋之后的压力“根本无法形容”。参加战斗是一种心情.也就是要做好牺牲自己的准备,豁出去了,抛开一切去战斗”。于是,他一接到任务,二话没说就离开了家,用自己的钱租了个酒店,投入了前期工作。“我想先熟悉一下,确定大方向。”。

当年他主要是看资料。“采访老兵的口述记录、各种回忆录等。几乎所有能找到的信息都找到了,而且桌子总是满的。“如果你厌倦了住酒店,没有灵感,那就换酒店。于飞换了五六家酒店,每次他都带着成堆的信息一家一家地去找。

主编除了创作具体的内容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建立框架,组织内容,发挥协调指导作用。直言不讳地说,他的妻子王是他早期创作过程中最重要的伙伴和助手。在央视领导、编辑等相关力量的共同指导下,两人完成了前期最艰难的策划和创作任务。

在创作工作量最大的时候,编剧韩栋加入进来,完成了剧本初稿的一半以上。后来因为疫情推迟拍摄,他们决定主动修改甚至重写剧本。这时候他们需要更多的力量加入,作家辛志海也参与其中。在韩栋初稿的基础上,他们几乎重写了30多集。此外,央视聘请的编剧郭光荣在之前完成的剧本基础上,对主要人物的剧本做了大量的补充.“初期最紧张,因为施工过程太痛苦了。”于飞坦率地说。

电视剧《跨过鸭绿江》一播,收视率爆炸。有意思的是,很多年轻人一开始并不知道这部剧,发现父母长辈都在看,就跟着看,但没想到特别入戏。那么,写好主旋律的秘诀是什么呢?于飞总结经验:“首先要充分掌握史料和细节。在掌握了大量的资料之后,最重要的是如何彻底了解史实。同样的素材,如何继承和结合?怎么安排才能体现抗美援朝的全貌?”他反复思考如何设置架构,后来采用了整个抗美援朝战争的时间顺序。每一个应该出现的关键战役和重大事件,都按照时间线索自然地排好了队。“最重要的是,秩序和结构之间应该有一个拼凑。安排这些是编剧团队的本事,这也是大家都说这部剧挺好的原因之一。”

于飞强调,写剧本的时候,在本能地追求“好看”的同时,也要寻找一些可以写意但完全不违背历史现实的具体设计。他很喜欢一个细节设计:“彭初入朝时深入敌后,却带着几个人在满是敌人的土地上行走,处境十分危险。我们把重点放在这个情节上:在这一集里,观众感觉像是在看一部悬疑片,我们的老板彭似乎也快有危险了。他随时可能遇到敌人,甚至看到敌人跟踪他。我方暂时与首席执行官彭失去联系。毛主席半夜发了三个紧急电话,与CEO彭在一起的人都不接,气氛更加焦虑紧张。”事实上,将悬疑剧的手法运用到剧中,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很多观众对这一集印象深刻。

困扰于飞的是角色如何用有限的信息打动观众。他想了很多方法来表达人物的故事。后来在设计超级战斗英雄杨根思的剧情时,尝试了虚实结合的方法。“不必大惊小怪。我们设计了一辆车,胡锦去战场找他。我们还拍了杨根思在北京时的照片,想亲手送给他,也给一线战士带来了一个来自北京的灵感。但不幸的是,中间出现了一些波折。送来的时候,杨根思已经英勇就义,终于没有看到这张照片。这样,现实与现实的结合,在现实世界中寻找一个可以想象的空间,并没有对人物做出随意的虚构,同时也让人物有了更多可以回忆的东西。”

于飞记得很清楚,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他还没有学过作文,语文老师让他的学生用“帮助”来造句。他在“帮助”下讲了一个故事,写了整整一页。“我一大早就起床去上学了。当我走到马路上,看到一个老婆婆挑水,我就帮她怎么背回家。开头和结尾我们老师都很惊讶,给我妈看了这个。大概是从小就意识到自己擅长写作,所以很早就决定以写作为生。”

1996年,于飞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来到北京学习。他特别欣赏把他招进文学系的朱老师。当时他没有什么特别的作品,朱也劝他不要浪费时间考。然而他固执地去北京参加考试,成绩却并不突出。当时他主要是看发表的作品,考的只是一点常识。但是,他回国后,紧急写了一部中篇小说,把它和以前所有的作品都印了出来,像书一样装订成册送给朱。热爱人才的朱老师是当时的文学系主任。在他的努力下,文学系破例录取了于飞。这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走在校园里,与价值和能力都很突出的同龄人生活在一起,人们总能保持一种特别兴奋的状态。不得不说系里的文艺氛围和艺术创作氛围特别好。我甚至觉得,如果进入这个环境,即使什么都不做,也可以通过呼吸里面的空气来成长。”于飞认为大学时光对自己的决定性影响是他开阔了眼界和心胸,他的心灵更加自由,他的理想上升到了更广阔的空间。他印象非常深刻。他经常在课堂上看到各种各样的人。“我们能听到莫言这样的重量级人物讲课,而且极其普遍。”让他感到特别新奇和震惊的是“这些人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往往完全相反,讲课甚至自相矛盾。这也为我们提供了一种从不同角度看世界的方式。”

于飞仍然记得,当他第一次进入学校时,几乎没有电脑。他是文学系第一台——台式电脑,使用软盘作为存储工具,用英文软件创作。让他兴奋的是,“只要停几站,就可以到中关村了,还可以不断给我换电脑,从台式机换笔记本,再换一台新的笔记本。记得当时中关村还是一个小平房。一有新笔记本推荐,我就立马跑去拿旧的换新的,至少在那里换几十个。”

大学毕业后,心中有一个文学梦想的于飞和他的同学有着相同的想法:先赚点钱,然后再写小说。他承认后来成为编剧是天经地义的事,也特别关注了当时带他入行的老师徐青。“他毕业于电影学院,学的是电影。他当时在做一些剧,我想先试一试,试了一下发现还行。后来发现影视行业也很好,和文学有相通之处。”随着社会的发展,尤其是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影视行业逐渐成为人们可以看到成功可能性的地方。

如果说命运出现了转折,或者内部发生了质变,于飞说得很神奇:这应该算是爱情。他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大概在2006年,我和一群编剧因为同一个项目认识了甲方老板,对其中一个女编剧一见钟情。”他像孔雀一样骄傲,拼命地想表现自己。“没想到激发了巨大的潜力。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在做一系列警匪剧。每一集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小考验。每一集我都设计了特别独特的结构。人,想法,一切也都很新奇。那段时间,创作有顿悟。”

在于飞看来,这段爱情产生的化学反应是他剧本创作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在我之前的写作中,我是跟随别人的。但那一次,我真的知道什么是好,怎么走到这一步。”

不久之后,于飞独立签约的作品《永不消逝的电波》受到广泛关注,还获得了第23届全军电视剧金星奖和第28届飞行奖。与管虎导演合作一年后,他的创作观大受感动。“当时他写了一部电视剧叫《外乡人》,是对各种社会状况的描述。虽然戏不太成功,但给了我一个新的创作认识,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个导演为我打开了另一扇门。”

十多年后,随着时间的推进和自我修养的成熟,于飞明显感觉到自己学习编剧技巧的欲望越来越强烈。“用所有新奇的想法和角度去追随这个技能的过程,几乎是一种信任感。”

于飞认为,在《剃刀边缘》剧中,他达到了个人技巧尝试的巅峰。“当时我从徐的小说里画了一些人物事件,而我写了一个详细多样的大纲,徐老师写了剧本,我重新设计了大人物的结构和整体氛围。最后十集,连剧本都是我自己写的。在编剧技巧的研究过程中,那部剧是我个人对技巧运用的限制,尤其是最后,它根本没有倒下,整个剧情是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设定到最后完成的。”

之后他遇到了瓶颈期。“这个时候,你需要有一个非常好的心态去支撑日常储备和创意储备。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耐心和健康的态度,你可能无法熬过漫长的等待期。”

直到《跨过鸭绿江》 《巡回检察组》两个不同类型的剧出来,我的同学和长期不联系的朋友都打电话给于飞,他们都觉得于飞的创作有一种“上一个台阶”的感觉。“如果第一阶段是听人话,完成任务,第二阶段是拼命学习技能。到了第三阶段,我已经开始生活了。—— 《跨过鸭绿江》 《巡回检察组》有人生,有大创意,有完全不同的故事结构。”于飞说。

于飞希望他将来能制作更多的“有更多信息的复合剧”。“和《巡回检察组》一样,它不仅仅是一部话题剧,更是一部产业剧,一部悬疑推理剧,一部家庭伦理剧。那么,为了推广一个最高检的制度,可以说还是一部广告剧吗?其实是完全复杂的。为什么有人说刚开始好像有点慢?就是因为信息量太大,所以有时候让人接受不了就觉得慢。我想‘逼’观众同意,让他们重新‘勤快’,一步一步看下去,实现看剧的快感。现在,我要把复合式的戏剧做扎实。”

近年来,知识产权的爆发、网站的整合等诸多因素给传统编剧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很多人都问过于飞同样的问题:在行业寒冬,疫情冲击下,如何把握重点?他笑了笑,“我特别担心,我想过要不要转型?你要改编IP吗?要不要降价?但是犹豫了一会儿,我很快就定了下来。我觉得无论行业如何变化,好的内容永远是主体,有需求。如何在好的内容上下功夫才是最重要的。其实我想明白这个行业的基本规律之后,心里还是有底的。”

想清楚之后,他没有降价,而是决定涨价。有趣的是,“涨价之后也没少干活”。他直言:“我的创作手法没有受到大IP、大数据、市场、收视率的影响。我还在学习我所做的事情,我也在努力在写作技巧和提问解决问题的能力上做到最好。然后等一个好的主题。来了之后,抓住它,找到自己的刺激和吸引眼球的注意力,结合起来,用世界上最流行的创作手法来补充,整合起来,使之自洽。”

于飞在业界20多年,最深的体会是,虽然影视行业的大环境在不断变化,但实质性的东西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对好内容的需求从来没有变过。“环顾四周,我们每年都会产生大量具有艺术价值的作品,可以触及社会的深处。我觉得不需要考虑太多外在的问题,重要的是练内功。空间再窄也能跳舞。只要画好了路,狭小的空间里就有一个大世界。”

于飞说,他的性格很直,一切都处理得直接简洁。为了维护影视行业编剧的权利和地位,他坚持发言,一度成为行业“意见领袖”之一。在他看来,编剧是影视行业的基础。在谈到海报上编剧的签名时,他坦言:“影视行业谁都不缺,但有一个优先级,编剧是第一位的,和他在一起,后面还有别的。这并不是说编剧有多高级多重要。每个人都同等重要。没有谁更重要或更不重要,但基本顺序不能颠倒。编剧签名,没什么好质疑的,这是起码的公序良俗”。

生活中没有爱好的于飞几乎每天都在工作。他承认是几十年的生活压力带来的自律。“我也有很多爱好。我在学校练过体育,唱功很好,在学校比赛中得过奖。但当你找到了写剧本的方法,你就放弃了别的,没什么好后悔的。”从农村到今天,他总有一种紧迫感。“我觉得我得快点前进,做得更好,做得更多。”

于飞总是喜欢在外面写作,无论是在酒店大堂还是咖啡店,他都愿意看着人们来来去去地工作。他说他对身边的各种事情都很敏感。“我不会行动,但我会记住和想象。比如我坐公交车,旁边的人踩我,我就很生气。然后他瞪着我,我也不敢说什么。但我下车的时候,总会想,怎么跟他打,怎么跟派出所扭打,出来后怎么报复。最后,我们一起跳下悬崖.我会一直思考,思考很久。而且我从小就喜欢这样想。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忍不住这样想。几十年来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思维,有利于创造性的工作。当然,有时候在生活中是不可避免的。”

长期创作会让人很累,很难保持创作的兴奋感。每当我很长一段时间写不出什么东西时,于飞仍有一个我无法尝试的窍门。“把我手里的东西都放下,出去走走。几乎每次出门都会记得怎么走——。很多时候因为缺氧想不起来。”

牛年,于飞步入50岁,知道自己的命运。他坦然地说:“回头看,我的生活很简单,我只是走了几步。我离开农村,以剧本为事业,嫁给了一见钟情的人……”他觉得有时候人就像蚂蚁,有的走了很远,甚至迷了路。我回头一看,发现我的手是空的;有些人会带比自己重十倍以上的东西,但最终,除了健康,他们可能什么也带不动.至于以后的路,是轻还是轻?于飞想了想说:“我会考虑如何利用它来发挥更多的能量。”

本网站标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稿件均属临安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出版。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和网站在下载和使用时必须标注“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网站所有标注“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认同其观点,并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果您因工作内容、版权等问题需要联系本网站,请在30天内联系。联系电话。

更多的

更多的

杭州网络新闻网站加盟商禁止擅自复制或镜像网络支持:杭州网络媒体有限公司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经验网
XML地图友情链接:火锅底料苗苗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