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爆珠  细支  细支烟  万宝路  烟草  黑魔鬼香烟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经验网 > “金融30篇”落地一年外汇便利化试点浓缩“上海

“金融30篇”落地一年外汇便利化试点浓缩“上海

作者:a123456时间:2021-02-10 07:30 次浏览

【《金融30条》推出一年,《上海经验》浓缩】2020年2月1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监会、外汇局、上海市政府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金融支持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金融30条》)。(上海证券报)

2020年2月1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外汇局和上海市政府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金融支持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金融30条”)。

从提高外债额度上限到简化外债登记手续,从创新解决科技创新板上市红筹股企业的外汇相关问题,到促进外国投资者直接参与科技创新板交易的发行和交易便利化.一年来,作为“30条金融法规”的重要成果,外汇服务便利化正在逐步向纵深拓展。

高新技术企业外债便利化政策不断增加,为红筹企业在科技创新板上市提供直接外汇政策服务。“上海经验”作为贯穿其中的两个典型章节,是逐渐积累和浓缩的。这些有效的做法有望在更多领域得到推广和更加有效。

一年来,高新技术企业外债便利化配额试点、自贸区注册融资租赁公司及其子公司外债配额共享等外债便利化政策相继出台,投融资便利化措施得到加强。

其中,国家外汇管理局上海分局2020年4月3日发行的《国家外汇管理局上海市分局关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高新技术企业外债便利化额度试点业务的通知》,备受市场关注。该通知允许符合一定条件的中小微型高新技术企业自主借入等值500万美元以内的外债。

记者了解到,企业可以借入的外债金额一直有上限。在外债便利化额度试点政策出台前,境内非金融企业可根据全面跨境融资的宏观审慎管理要求借入外债,并可借入最大外债额度净资产的两倍。但是这个数额对于中小企业来说远远不够。

推出外债便利化额度试点业务,直接提高了中小企业融资额度上限。宁波银行上海分行国际业务部总经理徐荣告诉记者,传统的外资企业主要是向境外母公司或境外借入外债,或者境内中资企业在其净资产范围内通过向境外银行出具融资担保的方式借入外债。FTZ外债便利化后,一大批高新技术企业突破了原有的净资产下限,向海外借入外债。

“外债便利化配额的出台,有针对性地解决了中小微高新技术企业跨境无限融资问题,拓宽了初创高新技术企业的融资渠道。”中国银行上海分行交易银行部副总经理马表示。

马认为,对于这些企业来说,由于初期投资成本高,产能没有加快,且净资产普遍较小甚至为负,跨境融资成了奢望,只能寄希望于国内融资,且融资渠道相对狭窄。

目前,更多的企业享受到了外债便利化政策的红利。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上海共有7家高新技术企业利用该政策借入外债,外债合同金额为3100万美元。

在该政策的试点过程中,新的需求正在出现。徐荣表示,推出外债额度便利化后,极大地促进了部分高技术合格企业融资结构的多元化,也有效降低了融资成本。然而,目前,只有试点项目

除了放宽融资额度,还有多余的“解绑”程序。2020年6月5日,国家外汇管理局上海分局发布《国家外汇管理局上海市分局关于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开展外债登记管理改革试点的通知》号文件,允许符合一定条件的地区企业办理一次性外债登记,而不是逐个办理外债合同登记。

记者了解到,对于企业来说,在比较国内外市场融资成本和融资稳定性的基础上,会综合选择资金相对稳定、融资成本较低的资金提供者提供的不同币种的资金进行整合。但按照原来的外债登记管理办法,企业需要对外债进行逐一登记,很可能会错过企业综合成本较低的时间窗口。

一次性外债登记便利化政策为FTZ新区外债需求频繁的企业提供了最便捷的登记方式。马表示,企业不再需要区分债权人和货币进行逐一登记,期间的任何合同变更都可以经银行审核后直接办理,可以有效降低企业的“独家成本”、时间成本和财务成本。企业可以主动规避汇率风险,选择汇率和利率综合成本较低的时间窗口,更加灵活高效地整合来自海外的资金。

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上海已有18家企业进行了一次性外债登记,外债签约金额约为146.8亿美元。

海外红筹企业在科技创新板上市的过程中,往往会涉及更多的交流环节。比如上市筹集的资金有外汇需求,境外投资者需要用外汇对境外未上市实体进行股权激励,境外投资者直接参与科技创新板的发行和交易,涉及到外汇服务等。

因此,如何快速便捷地解决相关外汇问题,是推动红筹企业在科技创新板块上市的关键。在过去的一年里,相关问题不仅得到了创新的解决方案,而且积累了可以复制和推广的经验和做法。

格科集团是解决境外非上市实体利用外汇进行股权激励问题的典型案例。格科集团是中国领先的CMOS图像传感器芯片和DDI显示芯片设计公司。本集团计划将海外实体GalaxyCore Inc .)在科技创新板上市,上市前需要解决国内员工的股权激励问题。

在实际案例中,由于员工人数多,选项多,可操作性复杂,没有先例可循。

针对这种情况,国家外汇管理局上海分局设计了资金跨境支付方案,开辟了在科技创新板上市前的关键环节:方案提出参与同一股权激励计划的个人委托格科上海作为境内代理机构统一办理外汇登记、资金汇划等相关事宜,为企业节省了做生意的成本;同时,允许根据真实合理的需求,考虑激励效果,办理境内个人股权激励下的资金汇出。按照上述模式,格科集团数百名员工参与境外未上市特殊目的公司股权激励计划登记,成功完成购汇支付。

作为样本的格科集团的成功成立,也解决了红筹企业在科技创新板上市过程中的外汇相关管理问题,描述了框架,画出了背景色。

《金融》第30条明确规定,外国投资者可以直接参与科技创新板的发行和交易,以方便交流。在这方面,也取得了重大进展。目前,科技创新板上市的红筹股公司有三家,分别是华润微电子、SMIC和第九股份有限公司.其中,九号股份是第一家在科技创新板发行存托凭证(cdr)的红筹公司。沙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经验网
XML地图友情链接:火锅底料苗苗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