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爆珠  细支  细支烟  万宝路  烟草  黑魔鬼香烟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经验网 > 互联网大厂实习《避坑指南》

互联网大厂实习《避坑指南》

作者:a123456时间:2021-02-02 12:58 次浏览

如果你问一个大学生实习期间最想去哪里,你会听到很多人的答案都是互联网公司。即使平多多猝死的余波还未平息,工人们还在为互联网996呐喊,但仍有源源不断的大学实习生把它当成梦想之地。

你不禁会想,互联网巨头到底有什么神奇的力量让大家如此执着。工作强度谈起来一点都不轻松,实习待遇也不是骑灰的水平,值得。大概就是个做零工的工具人吧。

这个时候就会有人站出来反驳你:你不懂这个。现在连实习都要看实习经历,更别说找工作了。

没错,大工厂实习是找工作的敲门砖,是刷简历和自我提升的捷径,挤脑袋也得冲进去。对于有兴趣在网上找工作的大学生来说,通过实习就业是难得的机会,一定要努力奋斗。据说腾讯暑期实习转正率达到50%以上,预留的暑期实习名额占学校招聘名额的70%。网易暑期学校招聘的互娱实习生工资可以达到日常实习生的三倍左右。

同时,学生也有攀比的心理。来自985大学的阿洋说:“因为你去实习了,所以你有更好的机会留下来,所以我必须去实习。关系到未来,疫情和课程都不算什么。”985院校都是这样,更别说所有非名校生了。

随着就业形式的日益严峻,这种压力和焦虑普遍存在,而且越来越严重。这也让很多大学生在找实习的时候瞎了眼,失去了判断力。近年来疫情带来的网上和远程实习的变化,让很多黑中介找到了新的借口。由于经验不足,很多大学生步入了“反向实习”、“错误外包”的状态。

针对这种情况,在深入了解目前各大互联网公司实习现状的基础上,结合几位受访学生的亲身经历,小月采访了几家大公司的HR,为大家编制了独家《避坑指南》。来看看吧。

据小月了解,北京很多互联网公司在面对大学实习生时,每天要支付150-200元。按照每周3-5天的实习时间,他们在实习期间往往能拿到2000-4000不等的实习工资。

但问题是这样的异地实习,想进都进不去。丽莎(985人力资源专业排名前几位),成功登陆字节跳动做人力资源实习生,她告诉小玉,字节跳动非常重视应聘者的学历水平,如果学历水平不够,需要优秀的能力和经验。这个要求不高。

很多中介机构已经盯上了这一点,推出了带薪实习,叫做“大厂直推”。他们会收取高额费用,利用与行业的联系,提供带薪实习。

(1)是一种“付费套餐,但退款”。这些招聘往往是企业的真实需求,他们招聘的岗位往往要求学历范围广,更注重学生的家庭资源和背景(比如金融、保险等领域的销售岗位)。所以确实有可能过了中文界面,但这些往往与中介能力无关,有一种“保证生一男,保证退一女”的智商税感。

(2)另一个会对外宣称“你交了就有保障,不面试就录取”。面对这样的条件,很多受过通识教育、缺乏经验的大学生很难不被感动。

在亲自询问了几家有带薪实习项目和参与学生的机构后,小月发现市场上的带薪实习并不规范。不考虑内部扣费成本高,带薪实习大多是基于人际关系。短期和远程实习基本没有人员,连实习证都没有,市场自然不会认可。而且,这种实习不要设置太m

求职公众号往往就是这种“中介”的外壳。某求职平台A向小雨声称其机构有大量的行业人脉,很多都是大厂的全职员工,可以自带实习生,但这样的实习是不准备的。也就是说,是一种非官方的纯私人行为。根据A平台,远程实习费用一个月15000,两个月19000。如果学历一般,比如两所普通院校的学生,会建议远程实习,因为野外实习需要一定的学历。

另一个求职平台B直接自称是求职平台。小娱说明实习意向后,客服迅速给互联网公司发了一些实习岗位,包括腾讯、JD.com、字节跳动、百度爱奇艺等。每个企业的岗位都差不多,侧重于业务、数据、产品、运营,都是一个月的异地实习。

这些帖子定价明确。比如京东的产品运营岗8000,字节跳动的短视频岗6500,爱奇艺的IP互动运营岗一个月7000。周期可以自行延长,实习三个月需要1.8万。

虽然价格可能还在部分学生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但毕竟部分年轻人的日常开销高得惊人。但更离谱的是,有些远程实习岗位连实习证都不能保证。平台B告诉萧也,爱奇艺的远程实习没有工资和实习证明,只有官方岗位报价。我真的有过孤独的实习。

某大型工厂团队负责人西瓜告诉小玉。“我一开始远程实习,肯定是边缘岗位或者非正式岗位。进大厂,一个是学习团队合作能力和人际交往能力的训练,一个是具体项目的技术能力训练。这一点也不重要。”

显然,短距离和长距离的做法注定了实习生无法深入了解和掌握企业的业务,甚至无法达到“刷简历”的目的。大量实习生在焦虑之下选择有偿中介后,会踏入这个第一个大坑,甚至平躺在坑底,然后拉人入坑.

如果你个人教育真的很差,想去大厂实习,也许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熟悉的学姐或者大厂员工去做黑工。虽然也没有实习证明,也没有保障,但是师徒关系或者私人关系的存在,或多或少会让员工有所顾忌,或者当面教点什么。像十年前的央视,大量员工招小黑工,但不可否认的是,至少年轻人感受到了行业的基本情况。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互联网公司的外包公司和实习生都成了危机公关的“背锅男”。最近在知乎、品多多的语音事件中,也是所谓新媒体外包人员最后为“不当言论”道歉。

事实上,有大量的互联网公司外包相对边缘的业务。比如品牌输出和数据管理方面,外包公司负责。而且大量外包公司会因为实习生的机械性和专业要求低而把工作交给实习生。

当然,如果可以直接去大厂实习,谁会愿意把实习外包出去呢?问题是对于一些学历、能力等“硬件条件”有限的学生来说,不能通过大厂正式的实习生考试,第一种方式行不通,外包会被视为刷简历、快速提升的又一捷径。他们的逻辑不是“外包大厂也是外包”,而是“外包大厂也是大厂”!

“但事实上,在我看来,大工厂外包公司的实习经验无法与相应职位的中小型公司的实习经验相比,”腾讯人力资源部门的阿良告诉小雨。在她看来,原本交给外包公司的工作,是不愿意被正式员工尝试的,外包公司把他们送到实习生那里,“更边缘”。

萧艾(就读于邮政省浦项县中文系)告诉小玉,在收到腾讯网提供的日常实习机会后,她从事app的内容运营

同时,许多学生进入外包公司是为了间接接触大工厂的业务,学习和提高自己。毕竟有些外包公司承接的是大厂的业务,有些甚至需要和本部门的正式员工一起工作。但由于环境和工作需求不同,在努力的过程中容易误入歧途,完全成为乙方的心态。

西瓜告诉小玉,她组里有一个员工没有过试用期。“她对项目的认知是可以完成的。这个过程效率很高,但她不会追求后续效果,后续也很弱。她负责的内容往往在及格分以上,但没有亮点。这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态,应该和之前在外包公司的经历有关,也是乙方。”

因此,小月还提醒大家,外包公司的实习也需要广大学生找到合适的岗位,保持正确的态度,否则很容易在机械中打转,消磨掉正确的职业观。

一号坑和二号坑都是愿意跳进去的学生,但是三号坑的杀伤力不如一号坑和二号坑,但是最让人摸不着头脑,让人防不胜防。即企业招聘实习生时“挂羊头卖狗肉”。招聘信息中列出的、人力资源告知的工作内容不能与实际工作完全相同,甚至不相关。

最常见的是内容公司的审计岗,因为审计岗是机械重复的,需要大量的“黄”“暴”,流失率极高,所以特别容易被公司以运营岗的名义招聘。

一年前,Aba还是北京语言大学的小语种学生。她认为这种语言注定要找到工作,她一路过关斩将,来到了字节跳动的招聘计划。但是让她目瞪口呆的是,没过几天她就发现自己被送到了审计中心去管tiktok,这让她想进大厂的梦想破灭了。

就算都是操作岗,其实也有羊头狗肉,这也是一些同学在大厂实习期间的亲身经历。

李象牙(中国顶尖传媒大学传媒专业研究生)在一家知名互联网公司实习期间也遭到了社会的毒打。李象牙回忆说,她当时的工作是内容运营,HR声称这是一个新项目,说主要以热点监控和优质内容挖掘为主,策划话题和活动,打造独特的内容。她特别满意,认为自己可以发挥自己的才能。然而入职后,发现自己“太年轻”。我逃出了一号坑和二号坑,却在三号坑里瘫倒了。

“挖优质内容是给别人发私信挖人,造话题是给平台充水当水军,热点监控是审核海外机器拍的视频再打分。一天要看六七百个视频或者四五千张图片。我觉得我的工作并没有因为ai不够发达而被取代。”李象牙说不出话来。

小组里的工作氛围也让她困惑。和“劳动人民”一样,实习生都默认留下来加班。所谓默认,是因为每天安排给实习生的工作在正常工作时间是做不完的,甚至实习生经常一天不吃不喝,而正式员工似乎轻松很多。

“如果我效率不如别人,就会被领导公开批评。如果我比别人更有效率,我就会被分配更多的工作,就像没完没了一样。”这种噩梦般的记忆随着她的自愿离开而结束。

其他受访者没有李象牙这样极端的经历,但他们的共同感受是,实习岗位的描述和hr的介绍会更加抽象、宏观、模糊,会让岗位听起来“越来越高”。因为已经形成认知,所以最初的期望很高,接触实际具体工作后会有一定的心理落差。

阿彩(上海第二法律专业毕业)曾经在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做过运营岗。人力资源部向她描述的工作是鼓励和支持一个应用生态系统。但她工作后发现,她实际做的是具体的后台操作和审计工作。

小丁(北京211金融专业大四学生)也在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从事内容运营。她原本以为内容运营和内容策划有关,后来发现是找优质内容推荐,放在固定资源里。

对于大型互联网公司来说,运营岗是一个基础和重要的岗位,需要更多的人力。而且操作工作复杂琐碎,一些基础简单的工作实习生很快就能掌握并胜任。所以运营岗是大型互联网公司实习中最常见的岗位。但是这些岗位描述比较抽象宏观,大学生缺乏经验,容易发生。

因此,萧也给每个人的建议是,在寻找实习机会时,要仔细阅读和理解工作要求和工作内容,并在加入公司之前与人力资源部确认。另外,不要给大厂实习加太多光环。如果不期望高于实际情况,就不会有落差感。

大厂实习4号坑杀人区可以排第一,就是近两年才热起来的网上实习。去年疫情严重时,大量学校延迟返校,异地实习难以实现。网上实习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展起来的。今年冬天,许多高校建议学生回家,并发布了严格的实习规定。除了高三学生,几乎所有学生都不允许留在北京实习。

于是,不少微信官方账号趁机纷纷推出专门的网上实习,不少企业也开设了网上实习岗位,或者表示疫情期间可以做网上实习。

但阿曼达(stand by,一只学影视专业的野鸡)告诉小玉,网上实习岗位还是有限的,主要集中在运营、公告、开发等岗位,因为工作内容比较简单,不需要现场沟通,所以找互联网大公司网上实习就更难了。

阿曼达在去年疫情期间有过两次网上实习。一种是在搜狐做内容运营实习,利用福克斯朋友圈app评价KOL平台,自助策划圈内活动并提供热点动态,定期写体验报告。另一个网上实习是复习剧本,看剧本,提供修改建议。这两个网上实习相对容易,时间灵活,任务小。

在娱乐圈,线上实习不如线下,也面临很多限制。一方面,能做的工作有限。比如参与视频制作只能从事后期,不可能现场拍摄;另一方面,因为不能现场练习,失去了很多与前辈和老师交流学习的机会,感受不到工作环境,所以失去了很多经验。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完全没有机会。考虑到网上实习行业的混乱和局限,很多机构和平台都推出了远程实习项目,大厂商也推出了creator项目。

第三方机构和平台推出的远程实习项目,并不是直接去企业工作,而是以训练营的形式,由平台安排课程和任务,参与者按时、打卡完成任务,最终获得实习证书。比如互联学校创办的“蜜蜂培训”远程实习,就是围绕相关的课程和操作实践进行的。

大厂的创作者计划主要是为了丰富平台的生态系统,引进高素质的内容创作者。比如现在的头条明星创作营,工作内容是写文章,发布微头条,前20%有纸质证书。芒果还推出了与大学合作的大莽项目,参与者可以在芒果电视创作中心上传自制视频。阿里娱乐推出的“绿圈”项目实习内容涉及影视综合项目的公告,包括视频制作,通过接收任务获得积分兑换执业证书的权益。

在这种实习项目中,参加人员不是公司的正式实习生,但通过完成仍然可以获得实习证书

但无论是工作内容,还是参与感,还是企业的认可度,网上实习都有很大的局限性,其帮助可能是有限的。但其优点是门槛相对较低、时间灵活、不受地域限制、内容丰富多样等。这也是另一种补充和替代选择。

总的来说,大学生进入大厂的迫切需求,也与疫情影响下的大学生就业率大幅下降、互联网生态日益纠结密切相关。另一方面,一支8090多万人的军队,每年都会成为一条艰难的道路。

看似处于市场顶端的互联网巨头,依然对人才有着终极的渴求。“腾讯内部招聘一个人的平均成本是4万。”之前已经透露给小娱乐了,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点。即使最后没有留在大厂,相关经验也可能成为很多中小企业看重的资本。

小娱乐想告诉大家的是,大环境的难度对大家都是公平的,机会也是。与其花太多时间精力金钱去做一些名不副实的实习打包简历,不如专心找合适的岗位,充分提升自己。

毕竟轻的实习证最多只是加分项,骗别人骗不了自己。真正的实力是求职和谋求长期职业发展的基础。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经验网
XML地图友情链接:火锅底料苗苗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