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爆珠  细支  细支烟  万宝路  烟草  黑魔鬼香烟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经验网 > 中国教育学话语体系的建构:问题与路径

中国教育学话语体系的建构:问题与路径

作者:a123456时间:2021-01-24 12:43 次浏览

图片由上海社会科学第18届(2020)学术年会“中国教育话语体系的构建:问题与路径”主题论坛主办单位提供

中国社会科学在线消息(记者查建国、李霞、陈莲)近日,由上海社会科学创新研究基地“中国教育学学术话语体系与创新研究基地”主办、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承办的上海社会科学第18届(2020)学术年会主题论坛“中国教育学话语体系的构建:问题与路径”在华东师范大学举行。华东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吴瑞君教授致辞。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系副主任朱俊文教授主持论坛。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山西大学等11位专家学者发表主旨演讲,凝聚话语智慧,探索发展路径。吴瑞君说,话语体系对于建设中国特色的学科体系和学术体系至关重要。华东师范大学非常重视话语系统基地建设的任务,学校每年都在不断加大投入,支持话语系统建设的项目化研究。鉴于相关研究工作已于中国教育学年启动,成立了以李政涛教授为首席专家的“教育学中国话语系统研究中心”,这也是中国第一个教育学科话语系统研究机构。本次论坛以“中国教育学话语体系建设的问题与路径”为主题,旨在就话语体系研究的具体内容和发展方向进行深入探讨和交流。

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丁刚做了题为“知识生产与概念工具”的演讲。他提出中国的教育研究应该在全球教育知识体系的基础上考虑理论成长和实践经验。国内外的教育研究都离不开概念工具,概念是知识生产和理论体系的基石。教育理论概念的确立也来源于实证研究,即特定的社会现象和实践。这些概念不是相互孤立的,而是在相互作用中相互联系、相互关联,以解释和澄清教育现象。我们不能把概念理解为事实。任何理论概念都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运用概念进行思考的过程。因此,理论总是在不断分析和再实践的过程中,从而不断重构自己。

山西大学侯怀英教授从教育学的角度探讨了中国教育学话语体系的构建。通过对现有文献的梳理,他认为“教育学中国话语”的研究成果还不够丰富,对“话语”等理论概念的理解大多来自西方研究。目前,“教育学话语”的内涵包括教育学话语、教育学话语和教育实践话语。教育学汉语话语体系的构建需要解决四个主要问题:一是要突破学校教育和基础教育领域,构建教育学汉语话语体系,建立共同的话语平台。二是突破教育学的界限,构建教育学的中国话语体系,努力发掘教育学不可替代的话语价值。三是在中国语言文化传统积淀的基础上,以中国文化传统和语言为重要工具,突破西方话语,构建中国教育学话语体系。第四,突破抽象形式构建中国教育学话语体系,自觉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构建中国特色的教育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尤其需要建构马克思主义话语符号理论来指导当代中国教育学话语体系的建构。

曲阜师范大学谭教授认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教育话语体系,应回归中国话语的核心概念原点,并在中国教育的现实情境中生成。同时,教育话语体系应根据自身对教育的表达和理解来构建,形成具有解释力、建构力和导向力的教育话语,关注学习、师道、民生等核心理念。此外,我们应该明确教育学核心概念的演变和重构不仅要遵循其基本逻辑,还要兼顾文化逻辑和时代逻辑。

华东师范大学吴刚教授从词源角度分析了“话语”的基本定义。他说,话语分析是语言人类学和思想文化研究的主要焦点。“中国话语”的四种表达具体包括:第一,用中国文化传统阐释当代教育;第二,从中国文化传统中转换观念;第三,围绕中国问题的教育研究;第四,中国教育的开放性研究。他指出,教育学科的发展离不开教育研究的想象力,学科研究的想象力可以使我们了解历史和个人的生活历程,以及它们在社会中的相互联系。

华东师范大学黄仲景教授从中西教育研究的比较入手,分析了中西教育话语体系的现状。他认为,中国教育话语体系的建构应该抛弃西方中心的立场,从西方中心转向中国主体。同时,要突出“教育话语”和“教学话语”的特殊性,强调教育话语与自然科学话语的区别。建构中国教育学话语模式,当务之急是做好三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回归文化传统,在传承中创新。第二,关注语文教育实践,扎根中国,学习语文教育经验。第三,要在国际舞台上讲好中国故事。

华东师范大学王宝兴教授从教育史的角度审视了中国教育话语系统的外部因素。从道尔顿制在中国的命运到卢梭、夸美纽斯、裴斯泰洛齐的教育理论传入中国,他提出教育话语要关注言说主体。他认为,教育话语,无论是作为一种语言还是权利的表达,都与一个国家的教育在世界上的地位有关。

陕西师范大学龙宝信教授在文化中国的意义上解释了中国教育学。他指出,中国教育话语是文化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教育学是中国教育话语最集中的表现形式。基于“文化支撑论”,中国教育学是一种文化支撑教育学,它包括两个关键内容:一是要明确中国教育学的基础是育人,而不是自然科学技术。第二,“文化育人”的基本功能不是教书,而是育人。另外要明确的是,汉语表达是中国文化的表达,是中国人习惯性的教育表达,是中国人自己产生的本土化的教育话语、词汇、命题。语文教育话语系统是语文教育理念最密集的整合。我们必须倡导基于“语文教育”命题的语文教育内源性表达。

北京师范大学康永久教授在城市和乡村的意义上划分了两种教育学,一种是城市教育学,一种是乡村教育学。他说,现代乡愁的本质多是城市情结,目前广泛提倡的劳动教育理念多是城市取向,不完全是乡村体验。

华南师范大学肖教授论述了对话教育的主体和责任。他指出,20世纪90年代以来,对话教育已成为中国教育学话语体系中一个重要而核心的教育基础理论,它的创新和完善促进了中国教育学话语体系的建设和发展

中国信息协会教育分会常务副会长丁从课程教学的角度阐释了话语系统的实践价值。他认为,当前中国教育学话语体系的建构有三个历史背景:一是人类发展的转型期,二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机遇期,三是教育革命的不确定期。课程教学话语体系应建立课程教学元认知,加大对服务教育决策的投入。

上海社科创新研究基地“中国教育学学术话语体系与创新研究基地”首席专家、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所长李政涛教授在结束语中表示,新时代赋予了我们探索和探索教育学话语体系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中国教育学话语体系的建构应该在全球视野下进行,尤其是在全球教育知识发展的背景下。中国教育学话语研究不仅要向世界提供中国的实践和经验,还要在教育学知识层面做出理论贡献;话语是知识生产和概念工具视角下的主流理论范式。教育学科要在跨学科背景下开展,要与哲学、社会学、人类学等相关学科合作,实现话语体系的融合与滋养;应该在传统文化的背景下进行。通过对中国传统教育智慧的梳理和调和,发现中国教育学话语的历史是独特的。我们要明确,这个研究课题还存在很多问题,迫切需要更多跨学科、跨国的高质量研究来应对、解决和创新。

上海社会科学创新研究基地“中国教育学学术话语体系与创新研究基地”首席专家、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所长李政涛教授作了总结发言。照片由主办方提供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经验网
XML地图友情链接:火锅底料苗苗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