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爆珠  细支  烟草  细支烟  万宝路  黑魔鬼香烟
您的位置: 主页 > 产品咨询 > 行业动态 > 唐驳虎:多点暴发毁了整个夏天 一文梳理错综复

唐驳虎:多点暴发毁了整个夏天 一文梳理错综复

作者:admin时间:2021-08-27 08:19 次浏览

1.南京本地疫情已进入清理长尾阶段,但其病毒外溢引发的多省疫情仍在持续,给正在复苏的旅游业带来沉重打击。扬州正成为重灾区,棋牌室蔓延,疫情防控难度加大。

2.新一轮疫情爆发以来,国航CA910航班因输入病例累计被吹10次,在国际航班中排名第一。国家一线疫情防控中的保洁、海关人员是病毒能够突破的薄弱环节,因此应对其进行医院感染控制的培训和监督,并进行闭环管理。与非新冠肺炎防控部门严格分开的同一单位。

3.南京的教训表明,国内航班和国外航班应该完全分开,国外航班必须闭环管理。从国外提前隔离返程航班势在必行,可以减少登机前感染和机上交叉感染。在与国外进口的对抗中,中国找到了相对有效、快速的防控机制,如重视冷链、14 7双隔离等。这些风险防范措施要与时俱进。

扬州的感染者比南京多,郑州的感染者超过100人。虽然这两个城市的疫情来源不同,但也有一些相似之处。

梳理此次涉及多个省份的大规模疫情主要传播链条,总结分析全国疫情防控的漏洞和薄弱环节。

最近4天,南京新增检测人数降至个位数并持续下降,说明经过17天的隔离、追踪、曝光和“封城”,南京进入了长尾清城阶段。

在这次疫情中,拥有932万人口的南京,完成了全国三轮核酸检测和重点地区多轮核酸检测。

近一周南京新检出感染者均为机场员工或附近城镇、街道居民;均在集中隔离点检测,集中隔离或居家隔离开始时间不晚于7月26日。

自7月20日以来,南京已发现229例确诊病例。其中,江宁区197例,机场周边溧水区12例;

秦淮区4例,建邺区4例,鼓楼区4例,雨花台区4例,高淳区2例,宣武区1例,栖霞区1例。

近三天出院6例,出院7例,出院5例。在住院治疗的211例患者中,轻度63例,普通148例,无重症或危重患者。

不仅通道要闭环管理,负责接收和保障国际航班的人员也要标准化闭环管理。这样才能保证大家的安全,地方的安全,国家的安全。

毛某宁户籍在南京市秦淮区。退休后,他住在翠屏市奥思朋社区,是在远郊江宁区禄口购买的。

这是南京机场的禄口地区,招聘了很多保洁人员,并在此生活,是南京疫情社区传播的爆点。

7月21日上午9点,就在南京机场疫情被发现的时候,老太太乘坐公交车住进了扬州市年思新村的大姐毛某雅。

由于大姐和二姐都住在扬州,毛某宁对扬州也很熟悉(这次也去了二姐家,只是碰巧不在)。

毛某宁知道自己来自疫情爆发地禄口地区,个人出行码已经是黄码,但借用姐姐手机出行和活动,没有按要求主动报备。

至关重要的是,棋牌室里有150张桌子,每天都有数百位老太太在那里打牌。

更糟糕的是,她的姐姐毛某亚也很爱玩。但是我去了另一个棋牌室。21号到25号每天下午都去打麻将。

棋牌室空间相对封闭,通风条件差,人群聚集,人流量大,容易造成病毒传播。

就这样,病毒由毛某宁从禄口带来,贾

扬州确诊病例总数已超过南京,成为重灾区。主要原因是扬州的人口比南京少很多,这个确诊率和增长率让人心碎。

棋牌室打麻将、打牌的玩家多为中老年人,年龄组为65~84岁,高风险比例高,给医疗带来很大挑战。

江苏正在集聚全省力量,从周边城市抽调骨干力量,省级专家带头统一集中救治老年患者;采取一切手段,防止轻症转为重症,重症转为危重症,尽最大努力治疗。

5所江苏省立医院重症医学科、呼吸科、感染科的专业医生和护士组成了14支1000多人的医疗队,准备接管扬州病区。

传播事故的毛老太比沈阳尹老太和广州番禺朱老板差远了,必须严惩!

南京机场的旅客应该是7月22日至25日疫情暴露后第一批被隔离检测的感染者。

但由于个别旅客的隐瞒和地方当局的疏忽,即使在10天后的烟台,南京机场的旅客及其引起的感染群也不断被检测出来。

这个人应该是CRRC系统的负责人或者工程师(在株洲有铁路机车车辆的电力机车研究所和工厂),行程很忙。

7月14日乘坐吉祥航班HO1699(所以被感染)经南京机场前往四川宜宾,然后飞回长沙、株洲,7月19日从长沙飞往无锡工程项目部。

20号晚上,我坐火车去了上海。21号,我按要求核酸检测阴性,继续忙碌;22日乘坐动车到武汉,24日乘坐高铁从武汉回株洲。

二、7月31日晚,山东烟台新增确诊男性张某某。7月15日至19日乘坐山东航空SC4727/8航班,经南京禄口机场前往桂林。

此人回到烟台后,一直没有强制离职

离,也没有居家隔离。只是于21~28日做了3次核酸,结果均为阴性。

 

  这就可以自由活动了。结果7月30日傍晚,此人到诊所买药。7月31日上午,向街道办上报发烧,被隔离、转运、检测。

  但是,他还是感染了他的妻子和一位装修工人。当地的防控政策偏宽松,张某某还是遵守了的。

  三是8月2日烟台检出的另一位高某(女39岁),这位在通报中就没有看见主动申报的印记了。

  7月19日,高某从烟台乘山航SC4727次航班赴桂林参加培训;经停南京禄口机场期间,去过机场卫生间;

  21日培训结束后,乘川航3U3310次航班抵达太原武宿机场,之后转乘东航MU5461次航班返回烟台。

  直到7月30日晚,烟台对扬州等地来烟返烟人员进行摸排检测,发现高某所在的医疗美容院曾于7月中旬分两批组织员工及家属到扬州旅游。

  由于老太毛某宁是21日上午才乘大巴从南京抵达扬州姐姐家,下午就去打牌;而21日下午,烟台美容院第二批旅行团已从扬州乘坐动车返回。

  烟台两组机场旅客感染群,隐蔽传播达12天。在第一位暴露时,还在犹豫是否需要做全民核酸检测,这下不得不做了。

  四是一组奇特的感染链,涉及了珠海、澳门、西安、重庆。由于关键传染没有人员接触,接续感染也很难查出。

  所以最初这条感染线在重庆暴露时几乎是一片谜团,令重庆、西安两个大城市都分外紧张,延迟了5天才“破案”。

  航班上有中山病例(22日检出)和珠海病例(21日隔离25日检出),他们因为出发时使用了南京机场T1洗手间而被感染。

  澳门濠江学校(著名的爱国学校)暑期访问团29人乘这趟航班,去西安、延安、汉中研学。

  由于飞机连续使用,无法做到严格的消毒。其中一位区姓女生,在CZ3761航班上被座椅上残留的病毒感染。

  濠江学校访问团23日在秦始皇陵兵马俑参观、用餐。而一对坐火车而来的重庆小情侣,23日下午也参观了兵马俑,因此被传染。

  重庆小情侣24日坐火车返回重庆江津,到29日病情发作,才被检出阳性,但感染来源一直不明。

  直到区姓女生24日回家后感染了父母、哥哥,最后8月3日在珠海口岸检出,经过流调轨迹对比,这条隐秘的感染暗线才真相大白。

  从这些超长潜伏的案例来看,对7月10日~20日曾经到过南京机场的旅客统一集中隔离检测是有必要的。

  一些城市进行了数以万计的集中隔离,一些城市只做了核酸检测,还有一些城市都未能有效追踪。

  不少被强制隔离者抱怨连连,觉得无辜牵连受过。但这总比造成了社区传播,一个城市全城进入灭火状态要好吧?

  大连两对母女17日在南京机场中转时,被T1航站楼卫生间感染后抵达张家界;

  自7月29日以来,张家界本地经过三轮全民核酸检测,累计检出29例确诊、3例无症。

  而在张家界当地感染的至少有6组游客,其中一组北京昌平的一家三口,游玩后又去了丈夫的益阳老家。

  在老家举行了24人的家族大聚会,并经过长沙与好友聚会后乘高铁返京,这条感染链共造成家族10人、好友2人感染。

  成都的另一组游客,在游玩张家界后又去了常德好友家,并于24日晚上乘坐当地游船。

  造成40人的游船上,其他湖南当地常德、安乡、宁乡、湘潭、株洲的游客群体纷纷感染,直接感染的就有26人。

  出行考察的1位常德编导,还在遥远的宁夏银川酒店,感染了一位更遥远的内蒙呼伦贝尔外出学习者。这一下就跳转了3000公里!

  她在景区被大连旅客感染,回来后传染了4位旅行社同事,自己和弟弟的子女共3人,定点餐馆服务员2人。

  更关键的是,导游感染了她带的下一个在南京疫情显现后绕过南京,专门从合肥千里迢迢来张家界旅游的江苏淮安企业旅行团。

  这个旅行团自身感染10人,回家感染亲属2人,在张家界、湘西分别感染服务员2人;

  7月27日回程在荆州站又感染3人(后分别在海口、荆州、武汉检出),在动车上又感染红安3人;

  红安3人回家感染了女儿,荆州青年归来感染了女友,而去武汉暑期打工的青年学生,则已经感染了工地及周边51人!

  去武汉暑期打工的青年学生,在进工地前,还经过了汉口、武昌。这导致武汉时隔14个月后,被迫再次启动全民核酸检测。

  工地提前回家的工人,又分别在湖北荆门(3人)、鄂州(4人)、咸宁(1人)、重庆奉节(1人)检出。

  如此复杂庞大的感染链,已经无法用简单的文字或者图片讲清楚。这虽然是最精简的总结,也已经是近4000字了。

  从7月10日的南京机场算起,到7月30日被波及的荆门工地,20天内已经是第10道感染(还不含航班客舱、机场洗手间2个无接触介质)了!

  正如在上一篇判断的那样,这次南京机场感染溯源,把追踪时间起始点定在了7月10日。

  这一天上午,国航CA910航班载着归国人员,从俄罗斯莫斯科抵达南京禄口国际机场(而不是最初传闻的什么印度货机)。

  资料显示,CA910航班甚至没有停靠有国际专属登机口的T2航站楼,停靠的是纯国内航班的T1航站楼183登机口。

  这样,T1航站楼的保洁人员就这么直接负责了CA910航班的清洁,在收集垃圾、打扫机舱时,防控没做好,就可能被感染,然后病毒在保洁人员中传播。

  接下来,病毒从7月10日曾负责CA910航班的T1航站楼清洁工,传染给了负责卫生间等地保洁的T1航站楼清洁工。再就是部分在T1航站楼的乘客被感染。

  新冠疫情在国际上暴发后,为减轻首都防疫压力,民航局开始实行进京国际航班先在其他城市入境,下客检测后再进京的政策。

  CA910航班的回程第一入境点,在兰州/南京/郑州/石家庄/青岛这几个城市中轮换,以使得隔离人数不超过在各省会的保障能力范围。

  7月3日,CA910航班的第一入境点是郑州,7月10日是南京,7月16日则是兰州。

  而在这一航班入境三地后,都因为带来了“足够多”的境外输入病例而被判“熔断”。

  熔断措施是指,航空公司在所运营国际航线上的单个入境航班中,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的旅客人数达到5个,则该航司该航线日,民航局曾发出熔断令,7月3日入境的国航CA910航班(莫斯科至郑州)确诊旅客5例,自7月19日起,暂停该航班运行2周。

  7月20日,民航局又发熔断令,7月10日入境的国航CA910航班(莫斯科至南京)确诊旅客7例,自8月2日起,继续暂停国航CA910航班运行2周。

  7月29日,民航局再发熔断指令,7月17日入境的国航CA910航班(莫斯科至兰州)确诊旅客5例,自8月16日起,继续暂停国航CA910航班运行2周。

  在莫斯科地区的9~10万人中,分别是有中资企业工作人员约万余人,个体华商5~6万人,留学生2.7万人。

  但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CA910航班已经因发现境外输入病例,被熔断了10次,是国际航班之冠,被网友称为“毒机”航班。

  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是郑州的传染病医院,也是新冠定点救治医院,曾被评为全国、河南的抗击新冠疫情先进集体、个人。郑州是北京分流国际航班的12个第一入境点之一,是河南全省疫情防控的主要阵地和“外防输入”的重要关口,郑州六院同时担任了郑州新郑机场的境外输入定点收治医院。

  CA910航班在落地南京的前一周(7月3日),入境的落地点正好是郑州,带来了5例感染者。都在郑州六院救治。CA910航班因此被民航局熔断2周。

  在7月份,还有三班从缅甸仰光飞来郑州的国航CA906,分别于7月4日、11日、18日落地郑州。

  其中11日和18日的CA906航班,因为分别带入9例和7例感染病例,被民航局分别熔断2周,合计4周。

  根据基因测序,这次郑州感染,与7月11日落地郑州被检出的缅甸归国人员同源,感染日期初步定为7月16日。

  此次疫情主要发生在医院内部,涉及人群包括保洁人员、医务人员,呈现局部散播状态。

  7月30日,由一位居住在医院附近的孕妇入院检测阳性,而揭开郑州疫情,随后报告病例数不断增加。

  至8月6日,共检出郑州119例,开封5例、许昌、安阳各1例,商丘2例,驻马店3例,合计131例。

  所幸,大部分都是住院患者、陪护家属。这说明还未发生大规模社区感染,主要集中在医院内部。

  7月20日的郑州超强暴雨以及其后的交通阻隔,虽然是大灾难,但也起到了减少人员流动的效果,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目前检出的病例覆盖范围慢慢扩大,有零星病例从六院向外辐射。这是正常规律,意料之中。但清零的日子也不会太久了。

  从南京机场保洁人员感染,到郑州医院保洁感染,甚至也包括6月份发生的深圳-东莞感染,都在反复说明一件事实:

  尤其是外聘的保洁人员,每天都要接触极高风险的医疗垃圾,但基本不具备专业的感控知识。

  穿脱一次防护服,有27个步骤,需洗手12次。穿防护服花10分钟左右,脱防护服需要20分钟以上。作为非专业人员,在脱防护服的时候很可能消杀不到位。其实专业的传染病医护人员其实也往往会疏忽——

  例如今年3月西安定点八医院被感染的检验人员、5月广州定点八医院被感染的检验人员,最近被感染的无锡内部封闭防控人员,等等。

  对一线工作人员(无论是专业医护还是非专业辅助人员),虽然很辛苦,但仅靠疫苗和防护服是不够的。

  因此,只要是一线防控人员,无论专业还是非专业,都非常有必要反复接受专业的感染防控指导培训,加强感控督导,查堵风险点,全面落实感染防控制度。

  同时,凡是涉及机场国门一线、定点医院救治一线的工作人员,都应实行闭环管理。与同单位的非新冠防控部门,实施严格隔离。

  但国门一线人员闭环管理,同时给足合理的补助,尽可能杜绝各大口岸国门的防控隐患,还是更有必要的。

  在时间上,入住宾馆前检测1次,入住宾馆后检测2次,经7天隔离当地感染可充分暴露,然后统一组织到机场,登机归国。入境后再隔离14天,风险已经较充分释放,可较大程度减轻国境防控压力。

  这一措施,中国驻埃及使馆、中国驻孟加拉使馆、中国驻柬埔寨使馆,已经分别从2月初、3月底、7月初实施,已经收到较好效果。

  6月13日至6月19日,两架自开罗飞往中国的航班——开罗-杭州的埃航MS953、开罗-成都的川航3U8392,共有108人在远端提前隔离中,病毒检测呈阳性,被停止登机。

  对于排查赴华乘客自始发地赴埃及转机途中是否感染病毒,确保登机乘客的整体健康、防止赴华途中交叉感染,这一举措十分必要。

  这也是防疫措施“护城河”前移,在远端国外建立起防疫防线,减轻国内入境隔离救治压力,同时不大幅增加归国人员心理压力的好办法。

  经过这一次暑假从南京机场、郑州医院暴发的境外输入疫情,几乎掐断了国内本来蓬勃复苏的旅游业,多个省市进入应急状态。

  一年多以来,国际疫情输入此起彼伏。全国各大城市几乎都有发生。但尤其是这次,波及的大中城市超过10个以上。

  产生本地感染病例的有长沙、株洲等一大批湖南、湖北城市,还有澳门。代价实在太大了!

  不过总的来说,在与境外输入的一次次对抗中,中国已经在实践中找到比较行之有效、反应迅速的防控机制。

  去年冷链输入频发,而在对进口冷链食品大规模检验核酸、冷链从业人员优先接种疫苗之后,冷链输入就少了许多。

  去年底,入境后超过14天才发症、才被验出阳性的案例很多,还引发了石家庄、东北的两轮最大规模传染。在实施“14+7”双重隔离之后,类似事件还有,但少了许多。

  新冠病毒极其狡猾多变,应对感染力超强的D毒株,风险防范措施必须进一步创新,才能适应变化。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XML地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