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细支  爆珠  烟草  细支烟  万宝路  黑魔鬼香烟
您的位置: 主页 > 产品咨询 > 行业动态 > 别了锤子手机

别了锤子手机

作者:admin时间:2021-08-27 00:59 次浏览

据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手机硬件业务已经暂停,硬件团队未来将专注于教育,而不是开发坚果手机、TNT显示器等其他无关产品。这意味着消费者可能再也看不到新一代坚果(锤子)手机了。

1月13日,字节跳动小范围宣布,将原锤子科技团队建立的新石头实验室并入原音乐剧创始人杨鲁豫负责的教育硬件团队。之后,字节跳动的硬件团队由杨鲁豫统一负责,杨鲁豫向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兼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汇报。

好像一个被遗弃的孩子被扔掉了。罗永浩说“理解万岁”两年后,字节跳动似乎还没明白老罗在锤子手机上的苦心。

老罗被卖到字节跳动两年后,锤子手机的研发戛然而止。它没有给字节跳动带来任何利润,反而成了一种负担。

在锤子最困难的时期,字节跳动主动接手救援,而老罗也全身心投入直播赚钱还债,这一切并不冲突。

即使是在字节跳动接手的这两年,锤子手机的销量也不容乐观,可以说,远远没有老罗时代的销量大。毕竟在老罗的时代,大量的消费者都去找罗永浩,但是在字节跳动的时代,他们却成了锤子移动自有品牌的追随者。

“在如何做(锤)坚果手机上是不可能进入一线梯队的。他甚至比不上现在的魅族。”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被字节跳动收购两年来,新视实验室(字节跳动硬件中办,主要研究包括智能手机、教育硬件在内的智能硬件产品)仅发布了两代坚果手机、TNT显示器及周边产品,进一步将坚果手机R2和显示器TNT Go整合为“LKP”套餐,聚焦办公场景。

在硬件道路上也探索了以手机为基础,周边产品为补充的整个生态系统,但这个产品组合在市场反馈中并不乐观。

某手机频道告诉《DoNews》记者,市场上锤子手机的整体接受率和购买率都很低,但由于锤子手机主要在网上销售,所以主要在线下使用,很少有新产品在线下流通。

“第二部手机的销量和流通率更差。去年年底,有几部坚果手机被砸了,至今没有卖出去。我准备赔钱了。”一家二手手机厂商表示。

据悉,目前坚果移动R2在JD.COM和淘宝的销量还不到10万,坚果移动R2在这些电商渠道的价格已经从4499元降到了2999元,办公组合套装的销量更是惨淡,总销量只有三位数。

目前,中国手机市场的整体形势较弱。IDC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第三季度,中小厂商市场份额从12.5%下降至2.5%。同期,华米OV(华为、小米、OPPO、vivo)的市场份额从78.3%增长至88.7%。

在这样的背景下,字节跳动暂停手机业务也就不足为奇了。毕竟手机不是互联网产品,永远只会花在烧钱上。而且,做硬件是对一个厂商综合实力的考验,包括供应链能力、资金链能力、R&D链能力。

现在被字节跳动收购后,分配给坚果手机的R&D团队只有200多个,这个R&D量无法支持手机这样的硬件产品的更新迭代周期。

而且,与目前的头部手机厂商相比,字节跳动在硬件供应链上没有优势,庞大的硬件成本成为了字节跳动的负担。因此,字节跳动在教育硬件产品的研发上转向了台灯。

这是一举两得。2020年,受疫情影响,在线教育成为资本吹捧的热点,作业帮、猿辅导等在线教育企业不断获得融资,让字节跳动觉得更有可能。

据多鲸资本教育研究院预测,到2022年,仅K12智能教育硬件的市场规模就可能达到570亿元。添加更多

教育硬件已经成为字节跳动进攻教育事业的起点之一。字节跳动教育主管陈林曾公开表示,一款理想的教育产品“应该在软硬件结合上有所突破。”

“硬件的方向有很多。比如,大理台灯也是一款融合了屏幕和摄像头的教育硬件产品。它的综合成本比手机低很多,台灯的价格也很便宜,基本不会对库存造成太大压力。”一位智能硬件行业分析师表示。

与手机相比,字节跳动可以轻松控制硬件市场。目前很多教育公司都推出了相关的硬件产品。比如网易的硬件品类销量最高的是词典笔,其潜在用户是近3亿中国K12学生。

“字节跳动将手机用于教育本身就是错误的发展方向。”上述分析师补充道。

他认为,占领教育硬件市场的方法有很多,但字节跳动之前选择了最昂贵、最不明智的道路。“现在的台灯比手机好很多,字节有完整的APP开发体系。他们将更容易专注于软件和轻硬件产品。”

就在字节跳动宣布按下手机暂停键之前,老罗的老部下吴德周计划在2021年第一季度进一步完善内部办公硬件,但现在看来,这个变数可能会让吴德周不得不在今年的计划中做出改变。

在老罗的时代,吴德周是他的救命恩人。当时老罗没有做产品的经验,这叫短板。罗永浩曾经说过:“不要去弥补自己的缺点,找长板的人去弥补自己的缺点。”补短板的人是吴德周。

吴德周是手机行业公认的“活灵活现”的人。2001年在华为努力工作,带领荣耀团队为行业打造典范。“吴在华为的能力很强,我很佩服他。HONOR是吴做的,从0到1只用了几年。”荣耀的前员工曾经评价过他。

p>

  因此,罗永浩不惜重金将荣耀的“功将”吴德周聘为锤子科技的CTO。当时的锤子充满了困难,前景不明,吴德周的选择让许多人惊讶,表示不理解他的决定。

  而吴德周加入锤子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扩招锤子的硬件团队,但即便是在吴德周的带领下,没有多少家底的锤子科技就陷入了资金危机。可以说,一个理想主义者最终却被理想打败了。

  锤子先后共融资只有17亿元人民币,这也只能让罗永浩在小众的跑道里负重前行,直到字节跳动成为接盘手。但当字节跳动宣布收购锤子手机时,外界一片哗然,一家没有任何硬件功底的互联网企业,居然当仁不让地接盘了锤子。

  总结锤子的过往,从锤子T1定价失误和难产,到锤子T2代工厂倒闭,再到让罗永浩激动已久的TNT工作站,最后到字节跳动收购后发布的两款手机产品,锤子再也没能成功过河。

  但在这个世界上,还是依然有人愿意为情怀买单,不然我们也就不会看到不到10万台的销量。

  如今,我们不能否认的是,罗永浩为这个行业注入了一股清流,他也为行业带来了一些耳目一新的产品,包括工业设计、简洁UI设计、锤子便签、闪念胶囊等创新性产品。

  罗永浩是一个偏执狂,同时也是一个负有理想主义的人。在他心里,产品必须简单,设计必须像一件工艺品。

  “老罗人还是很好的,我们也知道他为锤子付出了许多,但现在回不去了。”一位锤子科技前员工曾在他的朋友圈中感叹道。

  如今的罗永浩成为了带货达人,他似乎在不断抹去烙印在他身上有关锤子科技的标签。但如今,字节跳动按下了锤子手机的“死亡键”,或许老罗心中会有许多不舍,但他终究无法打败现实。

  这也让罗永浩不在坚持理想,而是只为了几个臭钱。也许,当芳华过后,只剩岁月带给他的磨难。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XML地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