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爆珠  细支  烟草  细支烟  万宝路  黑魔鬼香烟
您的位置: 主页 > 产品咨询 > 行业动态 > 撤军阿富汗之际美国为何频频上演“环中国出访

撤军阿富汗之际美国为何频频上演“环中国出访

作者:admin时间:2021-08-24 11:35 次浏览

8月22日,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开始东南亚之行,访问新加坡和越南。此行恰逢从阿富汗撤军的危机。不少西方媒体解读称,美国旨在进一步寻求东南亚国家支持对抗中国。

山东青年政治学院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雷帆在接受海报新闻记者专访时指出,如今的东南亚已经不同于2009年希拉里访问时的东南亚,2021年的中国已经不再是过去的中国。哈里斯和几位内阁成员单独访问动摇中国与东盟合作基础的情况大大减少。

8月初,刚刚结束对印度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blinken)远程出席东盟外长年会,连续5天与缅甸、柬埔寨、老挝、越南、泰国等国官员举行双边会晤。

拜登政府与7月底结束印度-太平洋之行的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和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一道,非常热衷于拉近与中国邻国的关系。

在哈里斯访问前的媒体吹风会上,白宫官员明确指出,拜登政府将致力于维护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美国将在留在该地区的同时,努力在更深层次上增进与东南亚伙伴的关系。记者注意到,哈里斯还将于8月24日在新加坡发表政策演讲,阐述美国伙伴关系的重要性,重申美国对东南亚和印太地区的承诺,以及美国未来将如何加强与该地区的伙伴关系。

雷帆分析,过去几年,特朗普政府时期,从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到缺席或淡化东盟框架下的多次峰会,再到拜登上台半年后对东南亚的不温不火态度,似乎美国和东南亚都疏远了,甚至一些东盟国家都忧心忡忡。但在这段时间里,无论是谢尔曼、奥斯汀、布林肯还是哈里斯,线上线下的密集互动,无疑重新定义了美国的东南亚政策,并且愈发清晰。

根据官方行程,哈里斯将重点关注三个关键领域:全球健康、经济伙伴关系和安全,讨论气候变化的威胁,并重申美国的价值观和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工人权利和人权的承诺。

“上述领域恰恰是东盟国家关注的热点。可以说,它们是为新加坡和越南量身定做的,美国也在为此做好打算。”雷帆解释说,在过去半年左右的时间里,拜登政府并没有为东南亚政策展示出明确的路线图,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人忽视了东南亚的价值,这恰恰体现了拜登政府的审慎和平衡。

早在3月初的《国家安全战略临时指南》,拜登就明确表示,要深化与印度、新加坡、越南等印太地区以及东盟组织的合作,推动共同目标的实现。

最近几个月美国高级官员的密集访问使东南亚成为印度-太平洋框架的战略支点。

“如果特朗普是美国印太战略1.0的领导者,拜登显然想把它推向2.0时代。经过与美日印澳四国机制半年多的磨合,拜登政府意识到单靠这一机制无法实现其在该地区的战略目标,以东南亚和东盟为主导的相关议程和安全机制无疑是一个理想的战略杠杆。”雷帆断言,接下来,美国一定会坚定印度-太平洋概念,用更多干货填满这个战略框架,赋予印度-太平洋概念更多的内容和功能。

“不出意外,哈里斯24日在新加坡发表的政策演讲,将全面介绍拜登政府在印太框架下的东南亚政策。”雷帆指出,哈里斯此行旨在通过相关职能合作重塑与东南亚的战略关系,在东亚营造新的压力氛围,对中国进行新一轮的战略打压。以便与ex结合

雷帆认为,美国目前不想在该地区正面对抗中国,因此布局一些支点国家将有助于其实现在该地区的战略诉求。无论这两个目标能否实现,美国在印太战略中再次提升东南亚的外交选择是必然的。正如哈里斯临行前在推文中所说:“东南亚是印太的中心,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国家。安全、经济繁荣和人民福祉。”

“当然,阿富汗最近的变化也给致力于表达印度野心的美国增加了很多尴尬和被动。”雷帆认为,拜登政府在国内面临巨大的政治压力,受到了世界盟友和反对者的一致批评,甚至质疑其控制局势的能力。哈里斯的访问将不可避免地在原有议程的基础上增加恢复因阿富汗局势变化而在国内外受损的政府形象的使命。

雷帆对海报新闻记者表示,在访问期间,哈里斯一方面将与有关政策团队就阿富汗问题保持密切联系,另一方面将依托东南亚事务继续提升美国在该地区的存在和影响力,试图借助东南亚地区的数十家机构,挽回政府饱受阿富汗局势之苦的形象。

今年是中国-东盟关系建立的前一年,双边贸易总额不足80亿美元。2020年,即使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双边贸易依然强劲,贸易总额超过6800亿美元,东盟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贸易伙伴。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签署,中国-东盟关系将更加密切。

在这种情况下,拜登政府自然不会视而不见。雷帆说,东南亚是美国自冷战以来长期培育的战略区域,其在美国地区和全球战略中的价值和地位不言而喻。有白宫官员曾明确指出,“东南亚和印太地区也是美国的重中之重。这就是哈里斯访问该地区的原因。”。

“最近,拜登政府频频示好,毫不掩饰对这里的兴趣,在很大程度上迎合了东南亚很多国家的利益。随着近年来中美战略竞争日益正常化,许多东盟国家对未来形势的担忧逐渐增加。”雷帆认为,对于东南亚国家来说,美国的存在有助于平衡该地区中小国家的心理焦虑,并能赌上双方实现中美做朋友的初衷。

美国高级官员来访

东南亚的目的国选择来看,新加坡和越南的曝光率最高。范磊分析,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了美国对该地区战略价值的初步研判,意味着美国一方面希望将东南亚真正提升为其印太战略的核心抓手,在安全领域成为其遏制和围堵中国的马前卒,另一方面则希望借助东南亚部分国家来实现其在该地区经济扩张的愿望。而新越两国无疑实现这两个目标的较好选择。

 

  记者了解到,新加坡与美国有着长期密切的防务合作关系,是美国在东南亚地区最为稳固的非结盟关系的安全伙伴。越南与美国自关系正常化以来的经贸关系发展迅速,正在成长为美国新的投资目的地和供应链上的重要一环,同时在地区安全议题方面也与美国有着共同的诉求。所以,不难理解美国对这两个国家的积极态度。

  面对哈里斯的访问计划,李显龙曾对媒体表示,哈里斯的访问将“非常有价值,也表明美国在该地区拥有大量的利益和关切需要保护和推进”,而将新加坡作为到访的两个国家之一,也充分证明了美新之间的稳固关系。新加坡还认为,美国对东南亚密集的外交活动是美国回归“全球盟友与合作伙伴网络”的重要信号。范磊表示:“这肯定不仅仅是新加坡一家的心态。”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经济发展几乎全部依赖外部市场的新加坡虽然疫情管控相对其他东盟国家而言要成功的多,但是由于全球贸易链、供应链的不畅和投资的低迷,已经让现在的新加坡经济饱经风霜。媒体往往用“经济上靠中国”来形容中国与新加坡的相互依赖关系。

  “而事实上美国才是这个岛国最大的外资来源国,在规模上大约是中国对新加坡投资额的20倍还要多。而新加坡对美投资规模也要大大超过对华投资规模。”范磊明确指出,“新加坡不论是在安全上还是在经济上对美国的依赖程度都要大于中国,这也是未来中国在处理与新加坡关系时必须明确的基本事实。”

  本次哈里斯除了与李显龙的会谈之外,还会与新加坡总统哈莉玛通电话,并参加贸工部组织的由工商界人士和私营企业人士参加的圆桌会议。范磊认为,这也意味着新加坡希望通过与哈里斯的互动,得到美国对新冠冲击下的新加坡经济发展的更多支持,“对于一个资源匮乏的外向型小岛屿国家而言,生存与发展在危机面前已经是最大的政治。”

  对于越南而言,自1995年美越两国关系正常化以来,两国的合作领域和层级不断拓展和提升,这期间双边贸易额增长了近200倍。2020年越南与美国之间保持了近5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以至于美国贸易代表曾指责越南政府操纵货币。但是,这并没有影响美越全面伙伴关系的发展速度。

  本次哈里斯到访河内将与越南国家主席阮春福、总理范明政等领导人会晤,并为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在越南设立的东南亚地区办事处揭牌。“联系到此前美国对越南的300万剂疫苗捐助,意味着美越两国在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以及共同防控新冠疫情方面将有更多的合作面向。”范磊指出,不过美国一直对越南的人权问题颇为不满,对于擅长价值观外交的拜登政府而言,也许这将成为两国关系发展进程中的一个绕不过去的议题。

  “加上最近几年中越之间在国家和政党层面的良性互动已经让越南尝到了甜头。”范磊认为,即使越南在地区安全、应对新冠疫情等领域对美国有着全面的诉求,但是很可能不会让哈里斯满载而归。

  “现在东盟各国已经不会因为一场访问的空头支票就可以贸然转向了。”范磊举例称,比如李显龙前不久就曾经再次重申,不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并告诫美国不要把中国认定为敌人,否则会很危险。而阮春福也明确表示,不会追随其他国家反对中国,“虽然这些表态都有特定的语境,但是也凸显了美国要想在东南亚地区继续打中国牌,难度已经增加了”。

  “哈里斯在新加坡的政策演讲无疑将会向世界传达拜登政府在新时期即将落地的全新东南亚政策,从而为拜登时代的印太战略赋予更多实质性的内容。”范磊认为,“当前的东南亚地区力量结构不会从根本上发生改变,但是,应该考虑到的是,面对美国对该地区的热情,东盟各国长期以来形成的外交传统也不会无动于衷。”

XML地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