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爆珠  细支  烟草  细支烟  万宝路  黑魔鬼香烟
您的位置: 主页 > 产品咨询 > 外烟资讯 > 朱虹:十论江西文化(二)

朱虹:十论江西文化(二)

作者:a123456时间:2021-08-21 09:10 次浏览

江西是一个有着历史和人文渊源的地方,是一个文艺完整的国家,有着“物以稀为贵,人以群分”、“雄州做雾柱,采星大获成功”的美誉。从古至今,这片古老而富饶的土地孕育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涌现出一代又一代的杰出人物,留下了丰富而宝贵的人力资源,在中华文明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和深远的影响。尤其是宋明时期,繁荣的江西文化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结晶和代表。

文化是一条历史悠久的文明之河。它来自古代,奔向未来。历史越悠久,文化越深厚,越悠久。只有梳理江西的文化和历史,才能把这条江西文化的华丽珍珠项链连接起来。江西的历史文化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

文化根基于地域,水土一方养一方。任何文化的发生和生存都必须依赖于一定的自然环境。王波在他的名篇《滕王阁序》中称赞江西人才辈出,是造就优秀人才的重要环境。

在江西这片美丽的土地上,长期以来一直有人类活动的足迹。根据考古资料,江西最早的原始文化是在安义、新余发现的距今约4 ~ 5万年的平原中旧石器时代遗址。从此,人类活动在江西开始,江西的历史由此开始。最能代表江西先民的发展历程,最能反映江西先民生存文化的是斗环和仙人洞遗址。这一考古发现被评为20世纪百大考古发现之一,并被联合国授予世界农业遗产。世界上最早的栽培稻就是在这里发现的,它把世界上水稻栽培的起源从7000年前扩展到12000年至14000年前。这里发现的陶器碎片已经被测量了2万多年。万年县的斗环和仙人洞遗址的地层堆积就像一本历史书,记录了江西先民在农业文明和手工业文明上的两个“世界第一”。

与黄河流域相比,江西原住民长期处于原始氏族社会,进入文明时代的步伐相对缓慢。直到商周时期,中原文化才与江西本土文化深度融合,其中的代表有樟树吴城遗址、大洋州兴安商墓遗址、瑞昌铜陵遗址。这一时期的江西文化已经深深烙上了中原文化的烙印,这也说明江西不再是一个远离中原王朝的“野”“洋”地方。

武城文化遗址,位于樟树市武城镇,距今约3000年历史,占地面积61万平方米。城内有居民区、祭祀区、制陶区、铸铜区,城外有墓葬区。至今仍有3米-15米高、2800多米长的土城墙,是我国南方发现的规模最大的商周文化遗址,出土文物最丰富。

1989年,兴安县大洋洲商代墓出土珍贵文物1478件,其中国宝5件。在文物中,青铜器最引人注目。它们的数量之多、造型之奇特、装饰之精美、铸造之精细,在中国都是罕见的,被专家称为“江南青铜王国”。大洋洲商代墓葬的发掘改写了商周时期被称为蛮夷之地的江南的历史,充分证明了3000多年前赣江鄱阳湖流域存在着高度发达的青铜文明。

矿冶遗址位于瑞昌市夏凡乡铜陵,规模较大,采用了当时最先进的采矿技术、选矿技术和冶炼技术,是目前国内发现最早的矿冶遗址。采矿时代从商代中期延续到战国时期,保存完整、内涵丰富,极为罕见。瑞昌矿冶遗址的发现,不仅推动了中国300多年的铜矿开采历史,也揭示了中国铜矿资源的丰富性

说到江西的地理位置,自然叫“吴头初尾”。朱穆《方舆胜览》说:“张羽之地,是楚威武头。”从这个标题可以看出,江西地处越与西荆楚的过渡地带,既会受东有日出、西有雨露的影响,更不用说同根生,无论晴雨,兼收并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其相对开放的包容性、惊人的认同感和独特的智慧与开拓性,使当时的江西文化呈现出地域特色。

江西地域文化形成的标志性事件是张羽县的建立。西汉初年,朝廷设张羽郡,辖南昌、庐陵、彭泽等十八郡,管辖范围一般为今江西省。虽然以后有小的调整,但大的格局没有变。由于张羽县的建立,江西正式被纳入中央政府的统一控制之下。一方面是受到中央文化的影响,使得这个地区依赖而不是背离中央政府,保证了地区文化的完整性;另一方面,依托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形成具有地域特色的文化习俗,产生巨大的向心力,吸纳周边尚未纳入的地区,从而逐渐形成今天江西的行政格局和文化习俗。

客观地说,在宋代以前,江西产生的人才并不突出,除了文化孤峰陶渊明,几乎没有其他有分量的文化名人。然而,北宋中后期,江西文化迅速崛起,完全取代中原成为文化中心。正如梁启超所说:“中国的四川、江西,历来都是大作家产生的地方。”从宋代到明代,江西文学如火如荼,进入了辉煌的鼎盛时期。600多年来,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人才辈出,名家辈出,如群星闪耀,照耀中国。它壮观的景象仍然令人钦佩和惊叹。纵观宋明文坛,江西作家数量最多;从作家的素质来看,不仅有准备充分、声名显赫的大师,也有独树一帜、技艺精湛的名家;从宋明文学史上,从初开到大观,从中兴到傲居殿后,都有江西作家的杰出成就;从宋明文学和诗歌、诗歌、散文、戏剧四个主要领域来看,江西作家都有巨著可写。

江西在宋明时期对中国文化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江西文化名人的杰出成就不仅是中国古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现代江西文化的丰富源泉。江西繁荣发达的古文化至少可以概括为几个方面:一是文章义之乡;二是理学之心;第三,诗人和诗人的沃土;四是禅宗腹地;第五,道教重镇;第六,经济和艺术的土地。

为什么宋明时期的江西文化

够独领风骚,创造最高成就?主要是得益于经济中心南移和政治中心的东移。自南北朝开始,江南地区有了较快的发展。隋唐以后,包括江西在内的整个南方地区经济更是有了长足的进步,全国经济重心出现南移。中原地区先后发生“五胡乱华”“安史之乱”、宋金战争等三次大的长时期战乱,北方居民的大规模举族南迁,给江西带来了众多的劳动力和先进的中原文化。到两宋时期,中国的首都先后迁到河南开封和浙江杭州等地,而明朝建都在南京,明成祖后,依然实行两都制。江西则成为全国经济文化发展的领先地区,其人口之众、物产之丰,均名列前茅。

 

  江西文化的繁荣也与交通的发展息息相关。当时由南海入中原的通道,即由大余梅岭而直下赣江水道的所谓使节之路,这一交通大动脉贯通后,触发了赣江流域的地气、人气和文气。江西得以用更快速度在更大的范围内与全国交流,众多的达官显要和文化名流频繁地进出江西,而江西学子们也纷纷走出江西,游学游宦,对促进江西文化发展和江西文人成长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进入清代以后,江西文化在全国的地位急速衰退。整个清代,江西只有3位状元,不仅大大低于江苏和浙江,甚至落后于边远的广西。衰退的趋势一直持续到20世纪80年代。那时,江西是全国少有的“三无省”:无学部委员,无重点大学,无博士学位授予点。

  是什么原因促使江西文化从巅峰坠落到低谷呢?究其根源,主要是人口迁移、经济开发、交通畅达、文化传递、战争破坏、社会安定等。这几个因素又是相互关联互为因果的。

  兴也经济,衰也经济。江西经济在全国地位的低落,是文化衰退的根本原因。经济衰退又与交通转移有关。从中唐到清前期,运河——长江——赣江——珠江一直是国内主要的南北通道,对于促进江西经济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但到清中期,由于海运的兴起,赣江水运地位下降。尤其是京汉、粤汉铁路修通后,南北通道改走河北、河南和两湖,江西成了陆运和海运的盲区。虽然后来有浙赣线,也只是在赣北穿境而过。到了20世纪80年代,全国除了不通火车的拉萨以外,省会城市都有到北京的直通火车车次,唯有南昌进京需要转车。由于交通格局的变化,不仅造成物资运输困难,从外部渗入的新思潮、新风尚也绕过江西。致使江西在观念的更新上,不仅落后于沿海,也落后于中原和南北交通线上的湖南、湖北、安徽等地。

  江西文化的衰退,直接的原因还是战争的破坏。非常不幸,在中国近代工业兴起前夕,江西正处在太平天国战争时期。太平军与湘军两军反复交战10余年,江西成为主要战场之一。在这场战争中崛起的湘军“战功未必在疆场”,但“实实受害惟南昌”。战争刚过,恰逢近代工业在中国兴起,形同废墟的江西城乡,别说喜迎工商新时代的来临,就是恢复传统时代的农耕基础也需时日。江西商人赖以生存的主要商品如茶叶、纸张、木材等的生产则因战火而受到严重破坏,景德镇的瓷业也一度陷于停产。

  当然,江西文化的衰退,也与自身的弱点有关。江西文化长期处在传统文化的中心区域,“文章节义”为江西人的传统美德,但这种“美德”主要是受到正统儒家思想的熏染,它有利于农业社会的巩固,却不利于商品社会的形成。这一文化特性使得江西文化排斥近代文化,成为近代江西社会发展的限制因素。

  江西文化有一个不可忽略的基本事实,就是江西籍文化精英的主要活动地域大多并不在江西。如,唐宋八大家中的欧阳修、王安石、曾巩,经江西培养考中科举后,即长期在外活动,死后都未归葬江西,而一些外省籍的杰出人才往往在江西创造奇迹。进入20世纪,在以、周恩来、朱德、为代表的中国人的领导下,江西再一次挺立潮头,开创了中国红色文化的新纪元,成为了中国革命、人民军队、共和国、工人运动等四大摇篮。

  红色文化是马列主义与中国国情相结合的产物。波澜壮阔的历史赋予了安源、南昌、井冈山、瑞金等地一个个红色经典称号,不仅成为中国革命史恢宏“交响乐”中的动人“音符”,也造就了独具魅力的红色文化品牌。红色文化是江西近现代以来最具特色、最有代表性的文化之一。

  20世纪以来,江西领红色文化之先,红色基因浸透在江西人的血液和江西的山水之中。全省从南至北,从东到西,一个个人名,一串串的足迹,记录了中国革命和建设多个第一或者之最,见证着中国成长的光辉历程。江西也涌现出了方志敏等一批杰出的革命家,江西儿女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作出巨大牺牲和重大贡献。据史料统计,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江西籍有名有姓的烈士近26万多人,占全国的六分之一。江西也是开国将军最多的省份。

  红色文化作为植根于中华民族沃土的先进文化,是中国人政治理想、爱国情怀、价值观念和道德诉求的集中体现,不仅体现在当时当地,更重要的是可以影响到遥远的未来。江西红色文化品牌的兴起,不仅可以传播历史正能量,而且可以增强江西人民的自豪感,还能让外界更好地了解江西,从而有力地提升江西文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增强江西的文化软实力。江西红色文化以其资源的丰富性、内容的原创性、分布的广泛性和历史见证价值,正成为江西重要的文化品牌。

  做好新闻发布工作对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对于提升党和政府公信力,对于讲好江西故事、传播好江西声音,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伟大的时代,传递美妙的声音,传播感人的故事。我们需要从战略和全局高度,来谋划和推进新闻发布工作。

  合唱“好声音”。传播江西好声音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大合唱”“协奏曲”,需要落细落小落实,需要创新方式方法,增强吸引力、感染力、说服力。

  做好政策解读,唱响“引领之音”。现在之所以有的政策执行效果不好,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就是,缺乏及时权威的政策解读,致使党和政府的“好声音”传递不出去。这提醒我们,在出台重大方针政策、启动重大项目、开展重大活动时,应对相关信息发布和政策解读工作同步部署,让公众更好地知晓、理解、支持和监督党和政府工作。

  围绕中心工作,唱响“发展之音”。要自觉围绕省委、省政府中心工作,突出特色亮点,抓住有利时机,主动设置议题,利用新媒体新平台,向国内外介绍江西的发展变化,宣传江西的发展成果,唱响江西发展升级“最强音”。

  宣传先进典型,唱响“示范之音”。近年来,我省涌现出了一大批先进典型人物,他们的事迹和精神成为“绿色崛起”的动力之源。作为新闻发布工作者,有责任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唱响先进典型的“示范之音”。

  齐讲“好故事”。讲故事,是对外传播的最佳方式。讲故事就是讲事实、讲形象、讲情感、讲道理,以确凿的事实说服人,以良好的形象打动人,以真挚的情感感染人,以信服的道理影响人。

  要提高讲故事的能力。新闻发言人面对媒体,要更多地用生动的事实、典型的案例、翔实的数据说话,把想表达的观点寓于鲜活的故事之中,娓娓道来、可亲可信。比如,讲到反腐倡廉,就可以从汤显祖的《邯郸记》说起,主人公卢生贪欲过重的故事对于从政做人都有很好的警示作用。

  要突出讲故事的重点。江西的故事千千万,要着重讲好“担当实干、兴赣富民”的改革发展故事,讲好“江西风景独好”的山水旅游故事,讲好“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历史文化故事,讲好“最美江西人”的故事,讲好江西打好三大攻坚战的故事。重点讲什么,要针对受众的兴趣和关注点来选择。比如,向西方国家推介江西,就可以从“CHINA”一词来源于江西景德镇瓷器来切入,向外省推介江西,可以从“走江湖”的故事讲起。这些都是讲好江西故事的丰富素材。

  要学会设置议题。故事怎么讲,议题要多想。新闻发言人要通过有效的议题设置来引导舆论走向,不断“喂料”,让媒体有素材可写、有东西可报。

  同把“时度效”。无论是正面发布、权威解读,还是突发事件应对、热点敏感问题引导,都要从时、度、效着力,体现时、度、效要求。

  把握好“时”。一旦发生重大突发事件,必须第一时间介入、第一时间发布,确保先声夺人、首发定调。错过了这个最佳时机,就极有可能出现“真理还在穿鞋,谣言已跑遍世界”的被动局面。

  把握好“度”。既不能把大事讲小,也不能把小事讲大。既不能讲得过多,因为言多有失;也不能讲得过少,否则众怒难平。关键要在追求时效的前提下讲已经知道的事实。

  把握好“效”。发布的终极目的是要求得最佳效果。如果不掌握舆论传播规律,很多时候就会好心办坏事。要特别注重研判舆情,回应关切。

  热点“不失语”。新闻发言人最大的悲哀是不发言。但一些地方还习惯“捂”“瞒”“堵”“删”,仍有失语失声的现象。

  要把新闻发布和事件处置同步安排。突发事件发生后,要把新闻发布、舆论引导作为事件处置的重要任务之一,与事件处置同步进行,及时准确发布权威消息。长江“东方之星”客轮翻沉事件的新闻发布,就是一个成功案例。

  要加大热点问题的新闻发布力度。加强舆情搜集研判,密切关注重大政策出台、重要活动举办、热点问题出现、敏感时间节点的舆论动向,及时回应社会关切。要针对经济形势、脱贫攻坚、环境治理、民生保障、反腐倡廉等方面热点难点问题,加强发布、增进了解、化解疑虑。要建立专家解读政策机制,学会借用专家权威进行政策解读。

  要提升新闻发布的领导层级。越是受到关注的热点事件,参与发布的领导层级要越高。制定多层级领导干部新闻发布制度,规定什么情况下由什么层级的领导来发布,防止相关领导“不发声”“躲记者”,而一味把宣传部门推上前台。

  新闻发言人能力水平如何,重大突发事件是最佳的“赛马场”;新闻发布工作做得怎么样,重大突发事件是最好的“试金石”。大家常说,新闻发言人难当、新闻发布工作难做,难就难在如何应对重大突发事件。但任何事情都有规律可循,掌握了规律、窍门,就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速度:第一时间,生死时速。传统媒体时代,讲“黄金24小时”;互联网时代,讲“黄金4小时”“黄金两小时”;微博微信自媒体时代,讲“黄金45分钟”“黄金半小时”,越来越快、越快越好。发声越早,舆论引导的主动权就掌握在自己手里;发声越晚,“小道消息满天飞”,流言四起,事件处置、舆论引导就会陷入被动。因此,一旦发生重大突发事件,要提前制定好新闻发布工作预案,什么时间节点发布什么内容,事先都要设计好,确保第一时间向媒体“简明扼要地介绍经过核实的有关情况”,绝不能左等右等,丧失舆论引导的最佳时机。当然,在“抢速度”的时候,也不要喋喋不休地纠缠于详细过程,更不可对未经确认的具体细节进行猜测性解释。

  态度:直面坦诚,主动发声。一旦发生重大突发事件,特别是公共安全事故,媒体和公众除了关注事故真相外,最看重的就是官方的态度,而新闻发言人代表的就是官方的态度。必须明白两个道理:一是死者大于生者,群众大于领导;二是该切割就得切割,该表态就得表态,绝不能含糊其辞、偏袒护短。这个时候,需要的是担当胸怀、将心比心,有失误就要承认失误,该道歉就得道歉,该扛的责任就要义无反顾地扛起来。唯有真情相待,直面坦诚,才能赢得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事实:速报事实,慎说原因。传统思维有三个误区。误区一:重大突发事件发生后,政府应该先查明情况并妥善处理之后,再向媒体和公众发布,以免造成社会恐慌;误区二:情况还没有完全弄清楚,没法向媒体交待,所以要先“压一压”;误区三:稳定压倒一切,在所谓的大局观、政绩观影响下,不能让单一事件给自己“抹黑”。然而,事实一再证明,如果有关部门“沉默是金”“讳莫如深”,信息不能及时公开,公众和媒体将从其他渠道挖掘被扭曲的信息,造成对相关部门的不信任,以致很难开展善后处置工作。所以,必须摒弃传统思维,扔掉“捂盖子”的幻想。著名的“塔西陀效应”套用到新闻发布工作就是,当地方政府或部门对负面事件保持沉默时,公众就会作最坏的联想:“不说等于有鬼,沉默等于默认。”最终结果必定是:“你不披露,就会被揭露;你不说话,就会被绑架;你不伤筋,就会要动骨。”面对突发事件时,要“速报事实,慎说原因”。就是说,要向媒体和公众发布已经掌握的核心事实,至于原因,则应慎之又慎,切不可信口开河,以免引发舆情的“次生灾害”。因为,每一个重大突发事件之后,原因都是多方面的,需要经过深入调查,而调查一定是需要时间的。一旦草率定性,很可能陷自身于被动。

  速报事实,一是要有“抢”的意识。首发权至关重要,时间越快越好,最好控制在半小时以内。抢先发布,舆论引导的主动权就掌握在自己手里,否则,主动权“旁落”,就会被谣言所支配。

  二是要有“核”的程序。“谨慎确定,反复推敲。”发布的一定是要经过核实了的事实,一定要经得起检验和推敲,绝不能“道听途说”。

  三是要有“快”的机制。要在建立事件处置机构的同时,建立临时新闻中心,由现场总指挥直接授权,防止因层层汇报,贻误最佳发布时机。

  四是要有“好”的人选。现在,很多地方发生重大突发事件后,一些地方和部门领导往往“躲”在幕后,而被迫推上前台的同志又因不熟悉情况,无法圆满完成任务。应由宣传部门搭建平台,由官方指派最熟悉情况而又有一定领导身份的同志“亲自发布”,这样才有可能取得“解渴”“解围”“解困”的引导效果。

  亮点:寻求突破,化危为机。“危机”既是危险,又是机遇,辩证统一。如何“化危为机”,实现舆论引导的“由负转正”,就在于合情合理、不留痕迹地挖掘负面事件中的“正面亮点”。宜春“夺刀少年”这个正面典型的推出,就属于这一类。本来,客运班车上发生刑事案件,并非好事。但两个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柳艳兵、易政勇挺身而出,制服歹徒。找到了这样一个“亮点”,新闻报道再持续跟进,最终面向全国推出了一个“感动中国”的先进典型。如果实在找不到“正面亮点”,就要快刀斩乱麻。“青岛大虾”事件、“哈尔滨天价鱼”事件一再告诫我们,发生负面事件不可怕,怕就怕处理不当,引发舆论轰炸。

  技巧:沉着应对,化解尴尬。有人说得好,“只有没有能力的领导,才会祈求一个风平浪静的媒体环境。”新闻发言人要有随时应答各种“刁钻问题”的心理准备和答问技巧。周恩来总理是新闻发布的偶像级人物,有一次,一位外国记者不怀好意地问道:“请问总理阁下,您堂堂中国总理为什么还要用美国的派克钢笔呢?”周总理淡淡一笑回答道:“谈起这支派克钢笔,话就长了,这是一个朝鲜朋友的抗美战利品,他是作为礼物赠送给我的。我觉得有意义,就收下了这支派克钢笔。”

  在重大突发事件面前,沉着应对,化解尴尬,需要高超的技巧和扎实的业务本领。

  学会“三个谨防”。谨防官话套话,多“说人话”;谨防敏感字眼,客观陈述事实;谨防仓促上阵,不打无准备之仗。

  学会屈尊策略。切忌高高在上、盛气凌人,要放下架子,放低身段,坦率诚实,敢于以“瑕”示人、以“错”示人,不刻意回避矛盾、粉饰缺点。

  学会隐喻策略。寓理于事,将自己的倾向、立场和主张蕴含在具体事象之中,善用事实“说话”。

  学会他说策略。借用专家学者、第三方、“意见领袖”等权威人士之口,说自己想说的“话”,就能大大增强舆论引导的公信力。

  学会抢先策略。抢占先机,先声夺人,首发定调,掌握主动,进而影响舆论走势。

  学会把握细节。反复推敲核心事实;提前预测记者提问;精心准备临场回答;永远不说无可奉告。

  学会使用桥梁用语。巧妙地从记者设计的问题中跳出来,并转移到介绍自己希望发布的核心事实上来。比如,遇到挑衅或与事实不符的提问,我们可以这样回答:“不,情况并不是你说的那样(表态),请允许我解释一下(桥梁语)……(核心信息)”。

  要讲政治。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确保新闻发布工作始终与党和人民同心同向、同步同频。

  要懂业务。说的每一句话、答的每一个问,都要经得起推敲和检验。既要精准把握政策,又要懂得新闻业务,还要尊重媒体、善待记者。

  要知情况。熟悉综合情况,拓展知识宽度,掌握现场情况,避免出现“书到用少方恨少,问到急处无话说”的窘境。

  要会说话。真诚坦率,理性平和,简明朴实,让人愿听、想听、爱听,记得住、传得开。

  要敢担当。履职尽责,掌握主动,无私无畏。当然,新闻发言人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要完善相关制度,搭好发布平台,为新闻发言人做好工作创造良好条件、提供有力保障。

  婺源,是我下乡调研去过较多的地方,对于婺源,我是百看不厌,每次调研都有新的收获、新的惊喜。“中国最美乡村”的迷人气质是日新月异的,她的青山绿水、粉墙黛瓦,小桥流水、雕梁画栋总是与时代同步,散发着迷人的芳香。

  2018年是朱子诞辰888周年,全世界研究朱子理学的专家学者、朱子后裔都格外关注。作为朱子故里,婺源发扬“主人翁”精神,倾力弘扬朱子文化,这既是书乡婺源的行动自觉,也是朱子故里的文化自信。金秋时节,我再次来到婺源,参加婺源纪念朱子诞辰888周年系列文化旅游活动,聆听朱子的声音、探寻朱子的足迹,对一代大儒的敬仰之情油然而生,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如果说,青山环绕、绿水荡漾,梯田花海、漫山红叶是“美丽乡村”无可替代的“颜值”;那么,“读朱子之书、服朱子之教、秉朱子之礼”则是融入“梦里老家”血液里的“基因”,是婺源厚重底蕴、文化自信的生动体现。

  婺源是朱子故里,其祖先世居徽州婺源(今属江西),朱熹先生多次强调他是婺源人。朱子理学崇儒重道,是婺源人恪守不变的传统。数百年来,朱子理学思想在婺源世代相传,留下了许许多多的文化景观,涌现出了诸多理学名家,奠定了婺源丰厚的人文色彩。自宋至清,全县考取进士552人,仕宦文人学士著作3100多部,其中172部进入《四库全书》,7位名人入选《辞海》,书乡婺源文星璀璨、辉耀中华。

  “历数唐尧千载下,如公仅有两三人。”南宋淳熙五年(1269年),宋度宗诏赐婺源为“文公阙里”,和“孔子阙里”并列,由此婺源被誉为“江南曲阜”,确立了北有孔子、南有朱子,泰山和武夷山双峰并列的格局。这是书乡婺源的至高荣耀,是婺源独一无二的文化品牌。2018年9月21日晚,在以砚台为舞台、青山为背景、月亮为点缀的梦里老家露天剧场,一场《阙里金秋》大型演出闪亮登场。乡贤篇、乡风篇、乡乐篇等精彩表演,用“声、光、电”等现代技。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XML地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