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在线阅读御宅屋,御宅屋小说,御宅屋下载,鬼吹灯,琅琊榜,盗墓笔记,以及更多热门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主页 > 御宅屋 > 御宅屋行乐宫行乐宫[高H肉文]第1节

御宅屋行乐宫行乐宫[高H肉文]第1节

04-16 御宅屋
<---

热门小说在线阅读鬼吹灯,琅琊榜,盗墓笔记

--->

本文背景为虚构秦国,应该属于男女平等且性情开放,只要有权有银子有背景,男女皆可娶小妾和夫侍,因此,行乐宫男女嫖客都接,应该是这样吧,就这样……   在秦国,皇帝为了笼络大臣,犒赏三军,积累财富,少不得需要以色诱之,以色予之,这才有了行乐宫。  一般妓院的调教师都只是女身或者男身,所以在秦国,阴阳同体的调教师尤为尊贵和稀少,且备受尊荣。  1、按照年龄段划分名字,若有新来的,皆按年纪划分,若满了本级年纪,则自动升为上一级的名字,比方说梦字辈的小倌梦柯到了15岁,则名字将变为宁柯。对于行乐宫来说,姓名只是代码,关键是好管理。  3、年纪不能决定挂牌等级,20岁也不见得都是上等牌,同样,15岁也不见得就是下等牌。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行乐宫也开始了一天的营生,不管是前院儿的女妓还是后院儿的男妓都在钟声敲响的时候开始了一天的功课。  行乐宫之所以能成为秦国第一大妓院,最大的特点莫过于高人一等的皇家调教师,绝对倾国的人间绝色,还有千金一夜的销魂价格!  具备这三大条件的行乐宫自然成为了妓院中的霸主,无数达官显贵散尽家财只求春宵一度的销魂窟!  “玉风,玉清,玉雪……洛扬,洛云,洛夕……”调教执事站在台阶上,每叫一个名字,便有小童上前脱了小倌的衣服,只戴着锁精托和菊饰进入,小童不能随侍左右只得在外等候,进了戒律院先在主阁中接受大调教师训话,再由执事带领前往各自的训教阁。  东西南北四个训教阁中各有四名调教师执掌调教,分别为无鸾,无情,无心,无欲,尤以无鸾大调教师为首,行乐宫男女小倌无敢不从。  坐在正中间的是无鸾,一袭红衣,一根红色丝带轻轻束起如瀑长发,杏眼微咪,不发一言,若在外,这倾城绝色无不令人沉醉拜倒,可在行乐宫,她却是神一般的存在,就连行乐宫的老板也只是挂名的,真正掌握这里生杀大权和小倌命运的,只有无鸾。  “前几天新进的玉字辈小倌怎么少了一个?”无情最是细心,一眼就看出少了一个。  且玉字辈小倌年纪都在八岁与十岁之间,正是由他训教的,自有嬷嬷上前回禀:“禀情师父,原是十六个的,今儿早上发现死了一个,名叫玉祥的。”   “是的,昨儿臀功被您罚了骑马,今儿早上便发现下体撕裂,流血不止……其实夜里小童也曾来禀,因您昨儿晚上进宫了,奴才不得您的令不敢擅自解禁,所以……”   玉风、玉清等十五个玉字辈的小倌顿时身子抖了抖,低低哭了起来,他们都是战败被俘的金国官宦之后,在金国男尊女卑,全然不似秦国男女关系混乱,只要有权有银子有地位,男女皆可豢养小妾、夫侍无数,自从被俘,充作男妓,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归故土,且这行乐宫的种种调教简直令人发指,想到以后要在秦国男女的胯下被淫辱一生,怎能不害怕不啜泣。  “哦……”无情点了点头,旋即一想,不能让这些小倌认为死就能解脱,这于调教不利,因此,冷冷道:“贱人以为死了便可以了吗?春来,送去驯兽院。”   这下连带所有小倌统统一紧,冷汗滴滴落下,行乐宫的规矩训教之时扛不住的,死了便会送去驯兽院供禽兽奸淫分食。  “其余的人,再哭,便一并送去!”无情的眼睛一扫,玉字辈的娈童们顿时噤声,有个小倌情急之下竟失了禁,尿了一地,生生厥了过去。  无情一个眼神,春来嬷嬷自是上前抡起胳膊抓住才十来岁的小倌左右开弓,那小倌抽醒来时,双颊肿痛不堪,欲哭却不敢,望着无情冷漠的眼神,双眼只剩下了恐惧。  无情接道:“你不得令,训教之时失禁,此乃对调教师大不敬,念你初犯,又是新人,罚你三天不准饮食,每日赤身跪扫戒律院,每晚为接客的女倌舔穴,服是不服?”   “拖下去即刻执行!”无情长袍一挥,对付这些高傲的金国人,只有摧毁了他们心中的意志与尊严,才能更好的调教,金国男尊女卑,想来,调教这些金国官宦子弟,让他们伺候秦国最卑贱的女倌,不得不说,行乐宫的调教师比起一般青楼的调教师更工于心计。  与无鸾的不可捉摸不同的是无情的冷酷,四大调教师中,这二人身份最高,亦曾是宫中替皇上专门调教后宫的调教师,深得皇帝的信任,无心和无欲虽长得次些,却也是上等的美人儿,只是他们主要调教女倌,因最近男倌新人多了十几个,这才被暂时抽调过来帮忙而已。  接下来便是无鸾训话了,她漫不经心的坐正,说道:“玉字辈的听好,十五日之内你们要学会接客,因为前线的战事将会告一段落,皇上若是犒赏三军统帅,我们行乐宫不能有应接不暇的状况,至于琴棋书画,这是天长日久的功夫,都给我仔细的学,心存懈怠者我会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无心和无欲,你们主要负责其他人的基本功和忍耐力,由于上中下三等男倌人数太多,女倌那边的事,暂时让你们的几个徒弟负责即可。非常之时,都给我抓紧时间,不可懈怠!”   遂又吩咐着男倌这边的总训教嬷嬷:“春来,告诉你手底下的嬷嬷们,驯兽院新制成的一批浸润养穴的器物和药品今日就会下发,这次新品种很多,你们要尽快投入到训教中,记录下各个器皿的优劣,每日的养舌与养穴仔细着点,整理归类,一并呈上来!”   “是!”无情三人点头应允,各自带了人下去调教,独留着洛字辈的洛扬、洛云和风字辈的风岚,大家知道,这三大红牌都是直接由无鸾大调教师亲自训教的人,便各自忙各自的散去了。  玉字辈新来的十五个小倌,除了被罚的一个,加上原来就有的五个,一共十九人,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两侧站了一批执事,都是帮助调教师的助手,集体面无表情。  “你们都听好了,因为前线的战事即将打完,所以你们只有十五日的时间进行调教,虽然你们年纪尚小,但前线打仗归来的军官们有什么样的喜好这都是不可预料的,为了你们第一次接客可以顺利的活下来,今天主要由我来给你们开穴。”无情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开始训话。  “玉铭,你的穴我已经调教了一年,在他们之中你算是老人了,且你的资质很好,一直没开你的穴是想你多练练身段,现在时间紧迫,就由你给新来的十五人做示范吧!其他人好好看着,今日全部开穴,不想受罪就多学着点!”   玉铭跪爬上前,无情先是抚摸了他的身子,不过九岁的身段,经过一年的淫药浸润,已经变得十分嫩滑,每日都有执事前来检查他们的身子,男倌最有价值的年华恰巧就是他们最长身体的时间,因此,为了保证他们身体的稚嫩诱人,少不得要采取些手段。  听到调教师的命令,玉铭很自然的开始用嘴叼开无情的下袍,小脑袋钻了进去,因着调教师的那话无比硕大,且粗,甚是难以下咽,倒不是他无能,实是这小身板还没长成,可这里是行乐宫,是只为行乐的地方,不是怜香惜玉的地方。  无情见玉铭连尚未抬头的话儿都吞不下,也不着急,纤长的大手抓起玉铭的脑袋,迫他昂首望着自己,伸出大掌便以三强二弱的节拍抽打着他的脸颊,玉铭不敢喊疼,更不敢喊停,生生受了,直到双颊红肿,无情才又将他的唇对准着那话儿,玉铭张嘴,终于成功吞下,无情开始抽插,双手按住玉铭的头脑,玉铭开始全力吞咽,本就硕大的阳物次次没入深喉,没几下玉铭便累了,可无情身为调教师,那阳物又岂是那么容易便兴奋的?  无情一个眼神,两旁走来两名执事,一名用软鞭抽打玉铭雪白的翘臀,一名双手卡主玉铭的脖子强迫其快速吞咽,几乎每一次都像顶进了玉铭的胃里一般,不多时,胃里和口鼻开始喷出液体,而雪白的幼臀也变得红彤彤的,分外诱人,玉铭开始两眼翻白,无情这才喊停,两名执事一松手,玉铭便只能倒在地上喘气了,可他不敢躺,胳膊又强行撑起,清理调教师父的那话儿,行乐宫的训教规矩之一便是不准弄脏调教师父的身体。  不一会儿,眼看着无情那话儿渐渐抬头,便识相的开始背对无情翘臀等待,无情望着被抽打到殷虹的白臀,勾股之间粉红色的处子之地,满意的点点头,看来他们的训教嬷嬷并未偷懒,这穴养的甚好,一旁的执事端着托盘,无情取了一个软竹管,长约四寸,插入玉铭的穴内,软竹管遇热则弯,是以,是调教师给幼穴,灌肠,注油的首选。  软竹管的另一端是羊肠所制末端连着漏斗,无情拿了油和媚药一前一后倒了进去,玉铭小腹微胀起来,开始呻吟,浑身燥热,偏偏情师父又用软玉塞堵住了穴口,玉铭渐渐把持不住,毕竟是没有经过开发的幼穴,稍一刺激,便控制不住的浪叫起来。  “跪好,屁股再翘高一点!”无情对他的浪叫恍若未闻,继续命令,玉铭只好喘息着,弯腰翘臀,无情拿着戒尺开始抽打穴口,一尺下去,那穴口便是一缩,连带着玉铭体内的润滑油和媚药狠狠一撞,玉铭只觉得又佟又麻又舒服,即痛又爽。  “啊!……啊……啊……”一尺尺下去,穴口不断收缩,体内液体不断撞击,玉铭开始维持不住跪姿了,无情此时突然抽出软玉塞,一股黄油伴着媚药和秽液奔泻而出,穴口大开,似是久旱逢甘霖一般,玉铭舒服的尖叫起来,可还没等他叫完,火热的硕大便直直插入,没有一丝余地,无情在幼穴最放松的时刻,瞬间扣住纤腰,一插到底,这番功夫,足以说明她的调教功夫远非一般青楼调教师可比。  新穴最难过的一关便是“紧”,通过淫痒爆涨,让新穴穴口大开,再一举而入,由于之前灌入了药油和媚药,因此,新穴亦不容易破损,饶是如此,新穴依旧被撑得没有一丝缝隙,撑出了裂口。  “啊!情师父……呜,不要……呜……”身下人儿哭叫起来,无情淡淡道:“放松你的腰身,胯下打开,你一向听话,不要惹火了我,对,就是这样……”   玉铭知道,从自己进了这行乐宫,便再不是官宦人家的少爷了,一年来的调教,令他深知,在行乐宫,不听调教师的话,不乖乖的接受训教便只有生不如死一条路,像他们这样的官妓,一人生死连累全家,为了尚在流放之地的父母,他只有忍耐,于是,他强迫自己身心放松起来。  无情开始抽插起来,每次抽动都带着一声浪喊,渐渐的,穴口开始出血,玉铭变得声嘶力竭起来,无情看了看穴口,抽出分身,冲身旁的执事说道:“带下去,喂些药油,掺入小菊花(媚药的名称),一次不要放太多,两勺即可,让他骑马,必须多练习忍受抽插,今日先骑三个时辰,每半个时辰加一次小菊花药油,记住,三个时辰后用三号玉势喂养,告诉他的训教嬷嬷,以后每天晚上都要养穴,不可耽误次日的调教!且所有新穴都必须在三日内熟记训诫规条,若有记不住的,上报与我,哼,自有他的好去处!”   如此半天下来,十九只穴全开,无情亦未有半点喷射的迹象,各执事不由得按自羞愧,自己进这行乐宫做执事何尝不是想有朝一日可以拜得名师,自己虽非阴阳合体之身,不能享受皇家供奉,但只要能成为皇家调教师的徒弟,那也不枉此生了,只是如今看来,还差得远呢!  当无情走出西训教阁的时候,十九只刚开的穴都骑在特制的铁马上,腰身紧紧用细绳牢牢绑在马身上,臀部被迫翘起,马背上硕大的玉势不断抽插着幼穴,浪叫,呻吟之声不绝于耳。  “还有您今日并未使用锁精托?”新来的两名执事就是冲着行乐宫有着秦国最顶级的调教师而来的,眼下好奇,便脱口问出。  无情无奈的笑笑,这些人呐,还妄想成为她的徒弟,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也罢,今日训教幼穴十分顺利,就告诉他们吧,“第一,这今日调教的是幼穴,且第一次开穴,若是封其口,他们便连一个发泄之处都没有了,一次逼得太狠,这些穴是承受不住的,要懂得张弛有度,至于精托,你们需知道他们尚未初潮,何来精液?每日用的锁精托也只是让他们习惯这东西,但今日是开穴,戴不戴也就不重要了……你们要知道,不同的穴,要不同的对待,不仅要掌握穴的优劣,更要掌握穴的背景,做一个顶级调教师又岂是那么容易的……哎……”   无心和无欲将上中下三等男倌分为两批,一批资质上佳的,一批资质普通的,分开进行训练,身旁不断有执事用笔记录着。  洛夕的资质上佳,乃是上等男倌,虽不比得红牌,却也是难得一见的好穴,从六岁来到行乐宫至今十九年了,从娈童到男倌,他早已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可对于一个男倌来说,二十五岁是个坎。  因为一个男倌最好的年华就是十岁至二十五岁,二十五岁之后,除非穴口尚佳,不然就得落牌子,一旦连下等牌子都轮不上便只有两个去处了,一是驯兽院,二是贱奴房。  驯兽院的掌院主要负责驯养禽兽研制器皿媚药,其次就是负责配种产奶,进了驯兽院便如同牲畜一般,要知道,挂牌的男倌可称“相公”,调教师面前便只得称“贱奴”,进了驯兽院却只能称“公牛”。  至于贱奴房就更不用提了,年纪大了的训教嬷嬷和执事、以及下人小厮无偿消遣之所,进了贱奴房不仅要做苦役,更要随时承受非人的侮辱,进去熬过一个月的几乎就没有。  因此,二十五岁之前的小倌最好的去处莫过于被赎身,可行乐宫是什么地方,这里的穴可是普通青楼的几倍,谁会花大价钱去买一只人人可用的穴呢?  也就是玩玩罢了,其实被赎身也不是不可能,但有情有义又有银子的妻主和夫主又岂是那么容易遇上的……。  戒尺抬起下颚,洛夕标准的跪姿令无心满意的点了点头,可一看他的分身,顿时皱眉起来,冲一旁的记录执事说道:“怎么没有带锁精托?”   记录执事翻了翻本子回道:“原是戴了的,昨儿晚上接客的时候客人让取下,今儿早上训教嬷嬷匆忙养了穴还来不及上!”   无心看了看洛夕下面的分身,冷笑着:“回头让他的训教嬷嬷来我这领五十大板回去,行乐宫的规矩男倌承宠前后必得戴上锁精托和菊饰,且承宠之时的出精次数超过两次必须上报戒律院,什么两次,鬼才信,御宅屋 行乐宫贱奴,我问你,到底是几次?”   洛夕知道这下完了,训教嬷嬷直接负责日常起居和养穴,自是得罪不得,可这调教师面前自己更不敢撒谎,只好埋首道:“三……三次……”   这下执事无语了,到底是调教师的眼力好,什么穴出了几次精一看便知,需知出精次数超过两次的穴,戒律院要收客人双倍的银子,这该死的训教嬷嬷,必定是贪了客人的银子,这才谎报了次数。  “哼,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必得呈报大调教师,这样的训教嬷嬷不能留在行乐宫,好了,现在贱奴上台子跪好!”   洛夕再不敢停留,乖乖上了训教台,其实就是每个训教阁都必备的,靠墙的一排特制木床。每张床内配备机关无数,专供调教师调教专用。  无心取了五号的肉势,插入床头机关之中,那肉势光是风干之时便已有成人手臂粗细,洛夕一看便知自己今日绝对讨不得好去,平日里无情师父给他用的最大号也只到四号,这五号委实太粗太长了些。  行乐宫的玉势和肉势从小到大依次为一号至九号,上等男倌的上限一般为五号,六号以上为红牌才可享用,不过也有特殊情况,按各穴的调教情况而定。  值得一提的是,肉势遇水缓慢发胀至少为风干时的两倍,越好的肉势涨得越粗越长,别看只是五号,也足够洛夕好好享受的了。  “啪!”屁股上狠狠挨了一尺子,洛夕暗自苦笑,跪舔了起来,边舔便发出阵阵呻吟,行乐宫的规矩,接受训教之时小倌需面带笑容且神色沉醉,专心一致,不可违抗不可哭叫。  紧接着身子一颤,却是无心已取了一根细细的银棒,粘了药油,直接插进了铃口,银棒顶端是一颗珍珠将铃口直接堵死。  “啪!”白皙的臀部被迫高高翘起,昨夜承欢的菊穴仍有些微红,无心挑了一根中等粗细的软竹管,内里为空心,尽头有小孔,便于灌汤灌药,药油里掺了媚药缓缓倒入,洛夕渐渐身子发热,呻吟也变得更加谄媚,口中含舔着玉势含糊不清的哼哼起来。  无心一边揉着洛夕的翘臀一边示意执事按下机关,竹床上顿时突出几个机关,卡住洛夕的双手双腿,令他整个身子保持弯腰提臀,无法移动半分。  便有执事从竹床另一端的墙上取下一根长长的管子,无心将管子的一端换上大一号的软竹管插入菊穴,“放奶!”   执事按下墙上的机关,经由驯兽院提纯的淫牛奶便缓缓注入窄小的穴口,“不够,快点!……再快点!”   “呜呜……嗬……呜呜……”洛夕不敢求饶,嘴上稍停便有执事用木夹狠狠夹弄胸前的茱萸,体内淫牛奶汩汩冲进,小腹酸胀痒痛,各种滋味侵袭来,他晃动着脑袋,意识渐渐被情欲取代,喷射的欲望一波一波席卷而来,偏生自己动也不能动,好想发疯!  累,真的好累,可他不敢停,更不敢喊停,反抗意味着更变本的调教,他已不是娈童了,这些规矩再熟悉不过。  直到整个腹部绷得圆滚起来,无心用大掌来回感受着,又抚摸着他的铃口分身,套弄了几下,惹动洛夕一阵抖动痉挛,无心才道:“停!”   抽出软竹管的瞬间一柄五号的玉势随之顶进,无情的堵住了穴口,那即将喷涌而出的欲望一滴不曾泄露。  洛夕自又是一阵浪叫,含混不清,无心令执事拿来木马,木马的前端留有空洞,正好扣在玉势上,紧密镶嵌,固定马身,按动机关,木马便疯狂的前后抽动起来,带动玉势抽插菊穴。  “呜呜……啊……哈啊……”洛夕此刻已然说不出话了,无心看了看他几乎爆炸的分身,冲洛夕道:“贱奴,我知你平日并未受过今日之调教,但你已年届二五,再不加强训教只怕你这穴撑不了多久,今日先密闭抽插一个时辰,随后更换四号玉势,到时你穴口必然松弛含不住奶,且在木马抽插之下,我许你将奶缓缓排出,但你需谨记,要缓缓排奶,不可急于求出,伤了穴口,午饭之前我会前来解禁。”   也不等洛夕点头,因为无心知道此刻的洛夕已经不可能回应他了,但身为上等穴心中定已明白,吩咐了执事记录排奶时间,便接着唤道:“下一个!”   这厢调教着,北训教阁内的无欲正用药油一个一个的扩穴,今日北训教阁的主要任务便是扩穴和含鸡蛋,将穴口扩开,放入带壳的热鸡蛋,令其自主蠕动肠壁含住吸允,舔弄,不可挤出,更不能挤破鸡蛋,每个时辰检查一次鸡蛋,若鸡蛋破损便是免不了的一顿痛罚。  至于少数资质不错的中等穴,则穴中放入剥了壳的热鸡蛋,令其含弄,自又是一片风景了……   无鸾大调教师正躺在贵妃椅上悠闲的翻动总训教嬷嬷春来上报的三大红牌每日的起居养穴各方面的情况。  而由他亲自调教的三大红牌洛扬、洛云及风岚则一个抚琴,一个跳舞,一个……呃,正埋首于她红色的宽袍之下吸允舔弄着大调教师的幽穴。  洛扬、洛云跪在她面前,正不知所措着,就听得无鸾淡淡道:“扬儿,我记得,你的卷宗里提过你还有个孪生哥哥是吧?”   “多大了?”边问边示意洛云侍乳,又伸出玉臂将大手插进风岚的长发之中,时而轻按时而用力,彷佛逗弄着小猫小狗一般。  胯下人儿自不敢偷懒,香丁长舌探入幽穴到不可思议的地步缓缓抽动,动情吸允。  “长公主刚刚丧夫,心情低落,驸马爷生前曾是一对孪生兄弟,与你们兄弟一般大,明日你们便去公主府侍候吧,你们兄弟今晚可以不必接客,只是晚上少不得要来戒律院我亲自调教一番。”思及这位先帝的长女,当今皇帝的亲姐姐,无鸾甚感头疼,刁蛮骄纵,生生玩死了驸马,偏生皇上护短,让她调教一对孪生兄弟去侍候一晚,以慰长公主。  洛扬心里一咯噔,他听客人们提起过长公主的手段,驸马爷的死绝对和长公主脱不了关系,自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唯独哥哥,那可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他们自幼被买进行乐宫,虽聚少离多,话都不能说几句,可至少是个念想,万不可生死分离啊!  洛扬连磕了三个头,含泪求道:“鸾师父,求您让奴家和别人去吧,哥哥不是红牌,恐怕侍候的时候不够仔细……”   正在无鸾侧身舔弄双乳的洛云冲他狠狠瞪了一眼,该死的,行乐宫只有三大红牌,风岚年纪较小,去的可能性最小,这不是生生将他推向火坑吗?  别看无鸾看似温和对什么都漫不经心,实则性情极为善变,当下一声冷笑:“什么时候我调教出来的贱奴也敢违逆我的意思了?看来我是太宠你了。”   一巴掌挥过去,登时洛扬脸上五个清晰修长的指纹红红隐现,洛扬知道,自己今日完了。  望着洛扬欲哭还忍的眼神,无鸾也不说话,在行乐宫,她的话,就是神旨,没有轻易改变的道理。  这巴掌却是冲着舔穴的风岚,无鸾吼道:“贱人就这点功夫吗?看来你的舌头是老了,不中用了!”   风岚浑身一抖,捂住头,他太清楚在行乐宫“老”意味着什么了,不敢哭,更不敢抬首,只更加卖力运着舌功,心中颤抖,连分身亦不敢抬头,无鸾继续道:“幽户轻点画圈,幽蒂轻舔,对……把舌头卷起来,插进去,再深些……再深些……抖动,含住幽蒂,好……快吸……用力,放松,再来……”   边调教着边按住风岚的头,其实依着风岚的舌功,一般的客人不消片刻便能泄身高潮,只是大调教师的胯下最是不容易兴奋的地方,不然调教师不早精尽人亡了么,于是足足吸了半个时辰,依然没见无鸾有丝毫的泄身迹象,只好继续舔着。  无鸾让洛云卸下锁精托,也不封铃口,再令洛云去抽插风岚的菊穴,洛云最是善解人意,知道这是无鸾考验他的控精能力,便即刻提了分身,抽插起来。  如此又是半个时辰,洛云边抽插边呻吟着,不愧是红牌穴,调教中也学会了享受,爽的嗷嗷叫,令人光看着就足以点燃胯下,无鸾见洛云力有不逮,胯下的风岚也香汗淋漓,便下令执事拿起粘了媚药的软鞭,抽打二人的全身。  “啊……呜……咻咻……”吸舔之声渐渐又大了起来,风岚胯下戴着锁精托,分身早已肿胀不堪,偏生大调教师还故意用粗长的分身抽打着他吸舔得口水直流的脸颊。

p>热门小说在线阅读鬼吹灯,琅琊榜,盗墓笔记御宅屋

时间:2018-04-16 05:07

文章标题:御宅屋行乐宫行乐宫[高H肉文]第1节-鬼吹灯,琅琊榜,盗墓笔记御宅屋

本文地址:http://www.ppsese.com/2298.html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ppsese.com/2298.html

 XML地图 XML_1地图